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巍澜】前尘不羁事

原著设定,昆仑君与小鬼王时期的事,故事纯属虚构,有原著剧情出现,ooc,给某人的福利 @宁桉 ,4.9k一发完。

001

入冬之时,大学路9号的菜园子里赵云澜在那刨地,旁边放着一大堆的白菜秧子。

龙城大学的中午下课铃声隔着一条马路都听得见,自从搬到这里,龙城大学的下课铃似乎成了特调处的下班铃。

五六分钟后,特调处众人,犹如接神般的对沈巍的打招呼声此起彼伏。

沈巍一一点头回应,到了赵云澜的办公室,人竟然不在,透过窗户看出去,菜园子里那人正撅腰挖腚的干着他所谓的第一生产力。

沈巍无奈的勾了勾嘴角,瞬间到了赵云澜身边。

身着一件厚重的军大衣手上拿着个锄头的赵云澜抬头就看到自己家的沈美人真是喜不自胜一屁股盘腿坐在地上,“你回来啦!”

双手往袖子里一插,原本英俊的脸上满是尘土,鼻头冻的通红,俨然就是个比较帅的农民哥哥。与沈巍的风衣西裤小皮鞋完全不在一个画风里。

沈巍叹了口气,掏出兜里的手绢蹲下来帮赵云澜擦脸,“快起来,地上凉。”

“唉,没事没事”赵云澜贱兮兮的靠过去眼神叼着沈巍那斯文的脸,“你还记不记得白菜精?白泽?……毕方?”

他说一个沈巍眼镜后面的眼神就暗一度,听到最后一个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记得”

赵云澜看他的样子就肯定都记得,哈哈一笑,被沈巍拉了起来。

002

女娲未补天时,漫天淫雨,昆仑君借着帮她寻找补天神石的由头而游走四方。

后面还有个小尾巴,邓林之阴初见过后便紧紧跟随着他的小鬼王。

“你跟着我做什么?”昆仑君停下脚步,坐在溪边石头上,一如邓林溪边被他霸占了去的小鬼王坐着的那块石头。

“无处去。”小鬼王面色沉静无悲无喜,昆仑君心中却增出几分怜惜。

阴云密布密雨纷纷,日夜不分明,昆仑君行至一座山下,山上草木不生而遍布玉石,晶莹剔透。

昆仑君找了块异常巨大突出的扎眼的石头坐上去,小鬼王看了一会,转身走了。

不逾多时,小鬼王捧着一颗菜从远处一步步走过来,献宝一般的,将它捧到昆仑君面前。

昆仑君睁开假寐的星眸,一颗大菘菜占了他满眼,“拿它做什么?”

“可以吃吗?”小鬼王从未见过这种东西,他从远处居住的人族那里讨来的,据说可以用来果腹。

昆仑君笑了,明眸皓齿,被雨打湿的发贴在脸颊上,带着几分凌乱的美感。小鬼王看的呆愣,暗自吞咽口水。

“这东西可以吃,不过,你这个先给我。”小鬼王毕恭毕敬的将菘菜放入昆仑君手中。

昆仑君手指在菘菜上轻点,须臾之间,金光闪闪,幻化出一个绿裙白发的少女。

“晚菘多谢昆仑君指点教化!”晚菘低着头单膝跪在昆仑君面前,她悄悄抬头,昆仑君绰约俊逸,神力滔天,一呼一吸间尽是修为。

小鬼王敛着眸,沉静如水。

昆仑君摆摆手,“为何在此?”

菘族的聚地在北方沃土此处土地甚少且皆为黄土,并不利菘族修行。

还未说话,晚菘便落下泪来,“北方连年战争不断……菘族本就弱小无依,巫族的一把火能烧了半座山……雨浇不灭,土盖不住,菘族……快被灭种了……长老将我藏匿于此处的人族家中,也……不至于灭族……还望……还望昆仑君做主……”

昆仑君向北瞭望,挥手之间灭了北方连天大火。

北方大地化为一片焦土,生灵涂炭,周遭妖族死伤一片,菘族长老已是黄发枯槁,干枯瘦弱,站在山脚雨中伸手向天,痛哭不止,向着西南那一缕金光,跪地叩拜。

“多谢昆仑君,神眷恩惠我妖族必将不忘,代代相传。”晚菘泪与雨混在一起,白皙的脸上满是水渍。

小鬼王看着昆仑君起身,脚下玉石硌脚的很,一不注意歪了歪身子。

小鬼王伸出的一只手被嫩白的一双手扶住昆仑君的动作生生停在空中。

昆仑君抬手挡了挡晚菘的手,往前走着。

“小巍,此山,名叫章莪山,盛产玉石,人族常用玉石打磨做成项链,项链你知道吗?”昆仑君回眸越过晚菘看着小鬼王,眼中波澜,晃荡的小鬼王头一次感觉到人族所说的心的存在,它动了一下,令他耳尖泛红。

小鬼王摇头。

“真笨!这都不知道,就是将玉石打出个孔来,再用草绳串起来套在项上,便称项链!”晚菘乐呵呵的说。

昆仑君点点头,小鬼王也点点头,默默记下,这一记,便是后来百无聊赖的大封之地他费尽心思找了三十六颗幽畜的大板牙做成项链的初心。

003

是夜,雨不停,星不出运不走,人族罹难逃荒,顷刻便是亡了一村一落。

颛顼带着黄帝求来的鬼神图鉴上了昆仑山南坡找到白泽。

白泽舔舔自己的蹄毛,漫不经心的说,“星不出,地不动,现在是最好的状况了,我还知道更糟的,你要不要听?”

颛顼哑然,叩拜闷声说,“多谢白泽上神指点。”

白泽吹吹胡须,心道,真虚伪。

颛顼走后,白泽日行千里,找到了昆仑君,只见昆仑君身边,一绿一黑两个身影。

白泽狂奔不止的蹄子停在了昆仑君一里之外。

待看清了昆仑君身边黑色身影,便双眼通红,张开大口,原本短小的尖牙瞬间长成獠牙,猛的向黑色身影扑去。

巨大的白色神兽庞大的爪子下按着瘦弱清秀的小美人,獠牙已经刺进了他脖颈的嫩肉里,黑色的血汩汩流出。

一阵劲风,将发狂的白泽撞到山腰上,随即落到地上一声巨响尘烟四起。

趴在地上的小鬼王,爬起来,脖颈上的裂口好似从不存在,若不是地上一滩黑血招示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晚菘看的愣怔。

昆仑君明知鬼王能斩数百幽畜,进而食之,又怎能让一个神兽轻易摁住,可还是出了手,似乎是种本能的保护。

小鬼王看着昆仑君微含愠怒的侧脸,心尖微颤,扑簌簌冒出一股鲜红的血,却未发现。

“你来何事?”昆仑君少有的清冷语气。

白泽乃祥瑞神兽生性温顺懒散,只有遇上污秽奸邪之物才獠牙凶爪。昆仑君了然自家神兽,俨然是认出了小鬼王。

“他……他怎么在您身边?”白泽恢复了常态。

“何时我身边有何物须向你知会?”昆仑君头都未回。

“不敢……禀昆仑君,人族颛顼昨日来求族运,白泽不知。”白泽怯懦的低着头说。

传说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知帝运国运人运族运的白泽,在神闯出的巨大浩劫面前,也只不过,是个神兽而已,看不出参不透。

昆仑君点头,闭了闭眼睛,抬手,平地起了轰隆隆的高山,立于东南蓬莱之地,令巫妖众进蓬莱躲避灾祸。

昆仑君回眸对白泽说,“带晚菘去蓬莱。”

白泽领命,叼着不舍挣扎的晚菘甩在背上,走前深深看一眼小鬼王那无悲无喜洁白无瑕的脸,又看看昆仑君挺拔颀长的背影,悠悠叹气,心道,牵绊不断,情缠千年。

004

“何人来闯!”清厉高亢的声音在空中回响。

小鬼王抬头看看除了怪石嶙峋没见到活物。

绵绵细雨之中温度骤升,好似一团火球从天而降,俯冲着落到昆仑君身边,火焰翻飞燎着了小鬼王的衣角,瞬间灭了冒出丝缕青烟。

焰火散去,出现个长发如瀑,着白衫黑袖长衣之人,是个妖冶的男人。

“呦,原来毕方化人形有两条腿啊!”昆仑君的视线上下扫荡着来人。

“呵,原来昆仑君长大了是这幅模样啊!”毕方抱着手臂,玩味一笑。

小鬼王神色寡淡,是他旧友,知他往事。

毕方微微偏头,看了看小鬼王,张口说道,“上神昆仑君身后跟着个大不敬之地的鬼族之王,还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小鬼王紧握住藏在袖中的手,隐而不发。

“看来你是没被大庆追累。”昆仑君扯开话头。

昆仑山上时昆仑君养的小奶猫可不像现在般懒散,不扑蝴蝶不抓耗子,只追着鸟跑,曾一度令三足金乌、火凤凰还有毕方苦不堪言,伤不得更杀不得,只能不断飞走,诸鸟无奈修为尚浅离不了昆仑山太远,飞来飞去,小奶猫就追着他们漫山遍野的跑。

“若是能让大庆再追,倒也不是什么烦事了。”毕方微微叹气,似乎在怀念,眨眼间眼神凛冽,抬眸看向昆仑君,“我不信是你。”

小鬼王通透,立刻明白了这无由来的一句话,刺瞎神龙眼使之触不周山,不信是你。

“这可由不得你。”昆仑君笑笑抬头仰望山顶,“这山这样难走,不会是你故意设的障吧?”

毕方白他一眼,又笑了笑,“还是我喜欢的那个嘴贱的样子。”

喜欢,这个词,小鬼王的鬼生里从未出现过,它是一种感情吗?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可他不知道,未来的几千年里,他要用余生去体会这一种,不可触碰,无法传达只能藏在心底里的感情。

昆仑君没理他,看了一眼小鬼王,看他依旧无悲无喜的样子,不知该心安还是忧心。

山顶上的两神一鬼,望着淅淅沥沥的雨下远处冒出的黑烟,昆仑君不语,毕方见惯不惯,小鬼王感受到无由来的悲戚。

巫妖人三族的战乱此起彼伏,昆仑君管不过来,又一次次卷入战争,这种偏安一隅的逃离,是偷来的时光。

黑夜降临,火光四起,分不清是照明的灯火还是纷飞的战火。

“怎的选了这么个地界?”昆仑君问。当年听闻毕方突然飞离昆仑山,再也没回来过。

“你知道的,我乃木精,与林为伴可修为大增,可飞身带火,木触火则燃。火神祝融弥留之际,将我封在这玉石堆砌的章莪山,增不了修为,害不了树木。”

昆仑君了然,火神水神大战造成的天下大乱,这场平乱的仗打的适得其反,水神触不周山而亡不提,火神未能完成使命难辞其咎,必定以消亡谢罪。毕方是火神得力部下,火神弟弟吴回继火神之位,必定饶不了他,不如火神自己用尽最后神力,将毕方永远禁锢于此。

“你还有一样东西在我这。”毕方看着昆仑君。

昆仑君挑眉,“什么?”

毕方用手指轻轻点点嘴唇。

昆仑君还很小的时候,傻乎乎的,分不清什么是逗他什么是真的。

那时毕方还未能人语更不能幻化成人型,它从远处携着火苗飞向抱着小奶猫的小昆仑,小昆仑抬头看看,右边的火苗似乎小了些。

毕方落到小昆仑面前,羽翼收拢,火苗渐息,独立的足缓缓跪下,缩成一个黑白红相间的团。

小昆仑蹲下放下小奶猫摸摸它,“受伤了吗?”

“吡……”毕方微弱的叫了一声。

小昆仑轻轻挑开它的左翼,有一摊红,似乎是血迹。小昆仑在手掌慢慢聚拢起一团金光,覆在它左翼之上。

毕方振翅飞上天空,盘旋在小昆仑头上,火苗旺盛,首尾相连形成个火轮,随后欲向东飞去。

“等等!”小昆仑喊道。

毕方折返落到他面前,独足站立,与小昆仑一般高。

“你要走了?”小昆仑皱着眉问。

毕方点头。

小昆仑凑过去亲了一下它的长颈,“我没什么送你的,这姑且算作礼物,不过,这是我借给你的,记得还。”

这不只是一个亲吻,小昆仑将从人族那里知道的一种叫做喜欢的感情赋予了毕方,毕方感悟,嘶鸣一声飞走了。

没出三天,小昆仑就看到大庆追着毕方满山头的跑,他指着空中的火苗大喊道,“就是去山下送个信!干嘛盘旋空中弄的一副长久离开的样子!你下回再盘旋十圈我也不送你了!大庆!给我往死里追!”

一语成谶,毕方离开昆仑山之前盘旋了十多圈,昆仑君搅在各族纷争之中,没能看到。毕方却再也没回过昆仑山。

“我们走吧。”昆仑君转身下山,小鬼王亦步亦趋。

“这就走了?”毕方语气中充满不舍,他感悟颇深,将昆仑君赋予他的喜欢转变成对喜欢的神的贪念,那贪念的目光粘在昆仑君身上,好似能将他容貌举止印在心里,能够他回忆千年的份。

昆仑君点头,“逃离了三日,足够了。”背过身去眼神凄凉。

“等等!”毕方快步过来拉着昆仑君衣袍,昆仑君闻声回头,迎接他的是两片柔软的唇,贴在脸颊上,轻缓虔诚,一股暖流注入心头,是那种感情回归了。

小鬼王握紧双手,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昆仑君,自己还没……还没什么,小鬼王想不出来。

须臾分开,“还给你的,两不相欠。此去一别,不知何时才能见。我在这章莪山中不得出去,昆仑君若是还能想起我,便来山下,我去迎你。”

昆仑君微微笑道,“好。”

漆黑的大封口上,小鬼王对昆仑君的那句“喜欢你”说出口时,自己都未料到,然而他也依旧不明了,这到底是什么感情。

昆仑君在小鬼王额头落下一吻,将喜欢赋予了他,小鬼王有生以来第二次心头颤动,却是第一次感觉到扑簌簌冒出的心头血不再是黑色而是艳丽的鲜红。

昆仑君消散之时,身边只有小鬼王小巍嚎啕大哭。

006

“可最终,还是你在啊,妖族只知昆仑君如众神一样消散。

白泽安居昆仑山南坡不出世,毕方了无牵挂守着章莪山直至死亡,大庆那个小没良心的干脆忘了我……

在我身边的一直都是你,知我念我恋我,轮回多少世,伤心多少次,都没放弃。”

赵云澜总结。

“来来来,跟老公说说除了邓林之阴初见,你到底什么时候对老公彻底芳心暗许的?”赵云澜贱兮兮的凑过去。

沈巍就知道,赵云澜正经不过三秒。

可沈巍还是正经的回答他,“大封之下我从未想过要骗你怎样放我出去,而是满足于,你可以在此地,我陪你永久。”

那些当时坦白了显得太粗鄙的话此时说出了口,反而多了一份得来不易的沉淀。

沈巍的眼神明亮到炙热,灼的脸皮厚如赵云澜也红了脸,错开眼。

被盯良久,赵云澜抬手勾住沈巍脖颈,趴在他耳边说,“那我便允你陪我永久!”随即吻上他形状姣好的唇。

赵云澜腰疼的深夜悠悠转醒,看着月光下沈巍放松下来闭眼睡觉的脸,笑了笑。

晚菘望他庇护,白泽怯他威慑,毕方贪他风韵,世人图他保佑,只有这个小鬼王,沈巍,不望,不怯,不贪,不图,独独将他放在心头那一寸鲜红上,小心翼翼的护着。

——END

评论(16)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