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瓶邪】送伞

感谢一起追了十年的挚友 @宁桉

*看新闻而来的灵感*

#忘记全世界也不会忘记你#

2057年的8月中旬,天气不冷不热,没有世界末日也没有地动天惊的什么大事件发生,和谐社会早就进入了全面小康,雨村也不再是西头能听见东头狗叫的小村子,发展庞大的甚至设了村公安局,村里的人也不再是那么熟稔。

早上九点多钟雨村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公安局的民警小夏接到雨村第八斜岔路第十七户的报案,一名八旬老人疑似走丢。

这户人家是个祖宅,是最靠近雨村名胜的地方,常年淋雨,似乎世世代代都在等着有朝一日的雨歇。

小夏开着那辆已经停产的小金杯警车晃晃悠悠到事发地的时候,附近村民举着伞围着一位老人,那老人头发花白,右手一柱拐杖,左手紧紧握着一把发黄的白折叠伞,身上被淋的潮乎乎也不打伞,朝着山那面坐在人家门口,轻微白内障的眼睛颜色浅淡也没有那么炯炯有神,但能看得出执着的一动不动张望着山口,周遭的人七嘴八舌的和他说话他也不理,像是等着什么。

“大爷!”小夏拎着伞挤过人群,蹲在老人身边,给老人撑起伞“您好,我是民警小夏,您叫什么名字啊?”

老人像是终于听见人说话了一样,浑浊的目光颤颤巍巍的落在小夏身上,“我……我姓吴……”

“吴大爷,您记得您家住哪吗?”小夏耐心的问。

这老人,就是吴邪,今年八十岁整,当初说是在雨村住上几年,可这一住就是四十多年,他喜欢这里,张起灵和胖子也喜欢这里,远离那些尔虞我诈的浮躁和欺骗,这里的人淳朴的像是山上落下的水,来自山归于山,世世代代,像是守候又像是承诺。

吴邪年轻时可着劲的折腾,尤其张起灵不在的那十年里,又是开鼻腔又是抹脖的,老了都找上来,也多亏了张起灵给他调理,可也抵不过岁月的压榨。

许是年轻时用脑过度,吴邪七十岁的时候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前些年还好八十多岁的胖子没了牙抿着嘴和吴邪斗嘴,吴邪时不常的还能和他斗智斗勇一番,可自从前年按胖子自己的话讲“仙逝”之后,吴邪的病越来越严重,经常早上起来看着张起灵好奇的问,“小伙子,你是谁?”

好像身份对调了一般,只不过吴邪不是真的忘了,而是病症。

“我家在……不能说,小哥不让我说……不能说。”吴邪摇摇头,神秘兮兮的说,像是小孩子之间说秘密一般。

小夏有些尴尬,继续问,“那您家里有人吗?”

“有哇!有小哥,有胖子,还有我!”吴邪的脸上浮现出笑容,看上去是个慈祥的老人。

“那您记得他们的电话吗?”小夏觉得,这三个肯定都是孤寡老人,来雨村养老的。

吴邪皱起眉想,摇摇头。

小夏挠挠头,“这样,大爷,我先带您去警局,我们再帮你找到家人,好吧?”小夏站起来,伸手要扶吴邪,“来,大爷,我扶您起来……”

“我不走!”吴邪缩着胳膊,本来就弯的腰背缩成可观的弧度,衰老带给他的最直观的就是愈发瘦弱。

“怎么呢?”小夏疑惑。

“我等人。”吴邪斜着眼觑着小夏,像是见到坏人的小孩。

小夏一听有望找到老人的家人,忙问,“您等谁?叫什么名字?我是警察,我可以帮您找找,您好早点回家!”

“他……是我老伴儿……”吴邪说着,竟然带着一丝羞赧。

“那她,叫什么?”小夏问。

“他姓……闷!”吴邪点点头肯定自己。

“是姓门吗?”小夏不确定。

“闷!”吴邪急了,拐杖敲着地面。

“大爷您别急!闷是吧!闷油瓶的闷!”小夏看老人急了赶紧安抚,也不知道怎么灵光一现就想到了闷油瓶这个词。

“对,就叫闷油瓶!”吴邪又笑开了,“他让我等他,他一会儿就回来啦!”

吴邪家隔壁王大妈家的孙女要上山采草药,到了山口发现聚集着一堆人,走近了一看,中间那老人,不是奶奶说的隔壁以前总撵她家鸡的吴大爷吗?

姑娘扒拉开人群,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年轻人蹲在吴大爷身边,“吴大爷,您怎么又跑出来了?”

小夏抬头,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终于有认识老人的了,他仿佛看到了救星,“姑娘,您认识这位吴大爷?”

“认识啊,他住我隔壁!”姑娘四处瞅了瞅,“吴大爷身边没跟着个男人吗?”

“没啊,有人报警,吴大爷是走丢的,我到的时候他就坐在这了。”小夏如实回答。

“哦,麻烦了警察同志,我在这陪吴大爷等他家那位回来吧,您忙您的。”姑娘客客气气的对小夏说。

小夏本着为人民群众服务到底的态度说,“吴大爷等的人叫什么,可能去哪,我们可以出警去找。”

姑娘叹口气,摇摇头,“你们找不到的……”

小夏皱皱眉,活人怎么能找不到?除非……

“吴邪。”人群中,一个青年人,穿着蓝色帽衫,从淅淅沥沥的雨中走过来,弯下腰,搭上吴邪的满是褶皱和老年斑的手背。

吴邪抬头的笑,小夏竟然看出一点天真无邪的意味。

“闷油瓶……”吴邪叫到。

小夏震惊,即便开放至如今同性恋合法化,雨村也有很多,可他还从未见过年龄差异这么大的同性恋人。

小夏没见过的事还有很多,比如吴邪年轻时清新脱俗小郎君时的模样,比如张起灵失忆时吴邪怎样的陪伴,比如吴邪为了追寻张起灵改变了多少……

人都有老去的时候,只是先后而已。

“怎么没听话,在家好好等着我?”张起灵的语气中三分责怪七分哄,却是十分的温柔。

吴邪瘪瘪嘴,委屈的低头呢喃,“下雨了……我给你送伞……”

张起灵拿起吴邪手里的伞,撑开,又将吴邪扶起来,轻声说,“走,我带你回家。”

————END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