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七夕贺文】【长得俊】不巧

七夕提前发🐶粮,6K+,一发完,ooc,校园文,青春疼痛文学,双向暗恋,he

01
哪有那么多两情相悦,哪有那么多巧合,只不过是一个人的努力罢了。

尤长靖忘了从哪本书上看到的这句话,握了握拳头,给自己打气,只有不努力的追求者,没有追不到的男神!

他望了望自己垂在书桌旁的蝴蝶臂,又泄了气。

他的男神,也是全校大部分女生的男神,隔壁外语系比自己小一届大二的林彦俊。

林彦俊大一下学期开始成为了广播站的广播员,每周三的中午十二点到十二点十五分是完全属于他的英语广播时段。

他那流利标准的英语从广播里传出,散在校园除了教学楼和寝室楼的每个角落。尤长靖会在离广播站最近的广播下听,教学楼正门右侧的林荫小道深处,放在草地上伪装成石头的扩音器,抬头就能看到一楼广播室窗边的林彦俊戴着耳麦侧颜静谧美好,尤长靖风雨不动的珍惜着这每周十五分钟光阴,仿佛这样就是在林彦俊旁边倾听他的温柔嗓音。

周三的十二点钟,下课铃结束后响起来广播开始的曲调。

尤长靖抬头看看阴的厉害的天,下雨趋势没有常识的人都看得出来。他想他会在广播站门口等林彦俊出来,林彦俊会对他笑,露出难得一见的小酒窝,轻声说,走吧。他撑起一把伞,两个人肩挨着肩,暧昧的气息在伞下这有限的空间里无限蔓延……

而现实总是给人一个嘴巴把人抽醒,瓢泼大雨瞬间打湿了蹲在草丛边听广播的尤长靖的格子衬衫,而他两手空空并没有带伞。

其他人都在跑进食堂和宿舍,尤长靖逆流而行匆忙跑进教学楼里,广播的声音隔着一层玻璃又被雨声遮住大半,传来的总是听不清晰,尤长靖紧紧靠在玻璃门上似乎就能阻隔的不那么千山万水。

可他只听见了广播结束的音乐,垂眸叹气的靠在门旁边的墙上感叹着,老天野急什么嘛,只剩下这么几分钟了!

林彦俊关掉广播收拾好今天广播的材料,锁上广播室的门,楼里的学生老师已经走空了,抬眼瞥了一圈,迎面是值班室的大爷吹着风扇喝了口热茶水,门边还一个看起来有点眼熟傻呆呆站在那的小学弟。

这惊鸿一瞥,在这安静的走廊里,让靠在墙上的“小学弟”听到了自己心脏的跳动声,扑通扑通,这是第一次,和林彦俊只有三米不到的距离。

“I found a love for me ……”清亮又温柔的歌曲回荡在宽敞到空旷的一楼大厅里。

林彦俊抽出裤兜里的手机,看到来电笑出了小酒窝。

“怎么?等急了?”林彦俊的声音,比广播里的温柔不同,还要带着些亲昵。

尤长靖蹦的乱糟糟的心一下被扔到北冰洋里,他不会……有女朋友了吧……不过,据外语系女生可靠消息,林彦俊身边没有一个关系可疑的女生……难道是……外校的?

02
自从和林彦俊不到三米的同环境零接触并且解除了只是妹妹的女友警报过后,尤长靖记录了这场一点都不罗曼蒂克的照面,将纸叠的归归整整放进一个信封里收在他的抽屉中,然而他食髓知味一般,期待着下一次的见面。

周三的十二点零五,正在广播的林彦俊说到了抬抬眼看看窗外的风景……

他扭头看风景时,看到了蹲在伪装成石头的广播旁的眼熟小学弟,双手抱着曲起来的腿蹲成个球小小的一只,下巴支在膝盖上,眼神里单纯又无辜,微微侧着耳朵,认真聆听的样子成了他的窗外风景。

广播里传出轻笑的一声,尤长靖立马抬头,林彦俊低着头在念广播稿,还是那副清冷不苟言笑的样子,似乎那声轻笑只是个错觉。

期末堪比高考,声乐系的学生也不例外。尤长靖饭都顾不上吃,听完广播后飞速跑到图书馆里和占座位的陆定昊一起背西方音乐史。

尤长靖小心翼翼的撕开陆定昊带给他的小面包,一小口一小口的啃着。

“请问,这里有人吗?”异常熟悉的声音轻柔的滑过尤长靖的耳朵,却如同烟花炸裂,他双手颤抖的收起小面包抹了抹嘴唇。

陆定昊抬头看一眼又低下头,努力憋住不笑,手肘轻轻推推尤长靖,“人家问你呢~”语气里的揶揄只有尤长靖能听出来。

“没……没有!学弟你坐!”尤长靖吞下口里的小面包紧张的全身僵硬,匆匆扫了林彦俊一眼,低头背书。

林彦俊的眼神从尤长靖手里紧握的小面包上收回来,从善如流的坐在尤长靖身边的空位,轻声说了句“谢谢……学长”

期末座位紧,他不想爬楼浪费时间,而一楼恰巧只有这一个空位了吧!已经耳鸣的尤长靖安慰着自己,他叫我学长诶!多么引人遐想的称呼……尤长靖低着头眼珠乱转书页捻了几下都没翻过去。

林彦俊戴上了一副眼镜,圆形的框架给他冷峻的侧脸平添一抹可爱。

尤长靖的余光从林彦俊的侧脸上落下来,抿着嘴的笑容掩都掩不住,看着眼前印在书本上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几大音乐家照片都格外亲切。

林彦俊皱着眉背六级单词,旁边缓缓滑过来一枚小面包,放在两个本子中间,右边本上是音符和标注文字,左边是大段大段的英文。

安静的图书馆里,只有偶尔翻书的声音,“给你。”尤长靖双手放在腿上盯着书轻声说。

林彦俊礼貌的微笑,将小面包推了回去,尤长靖咬着嘴唇心里有点难过。

林彦俊微微侧身靠近尤长靖的耳朵,“撕包装有在吵吼,不如等下一起吃饭吧?”

心脏在左边,尤长靖真怕心跳声给林彦俊听了去。

03
“男孩子之间的友谊也就是一顿饭的事,如果不够,就两顿。”
                        ————尤长靖
这是他在和林彦俊的第二次会面并且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后写的第二封信。

尤长靖早就握着来自外语系的情报林彦俊的课程表和作息时间,只不过尤长靖没有去偶遇,这就像粉丝调查到爱豆的私人行程,去跟着就叫私生饭。而成为了爱豆的朋友,遇到就变成了顺理成章的好巧你也买东西。

全时是偶练大学最大的一家超市,尤长靖听完广播后躲在食堂,亲眼看着林彦俊进了全时,他好整以暇的跟进去。

林彦俊在面包区徘徊,尤长靖看到了货架最上面一排还剩一袋的达X园小面包,小芙的都被他吃没了,正好买回去赔给小芙一袋。

还没碰到光滑的包装袋,先碰到了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皮肤触感温热细腻,看上去骨感宽大,不像他肉乎乎的手又小又软,不过重叠在一处的两只手色差还有在明显的。

尤长靖顺着手臂看到了林彦俊的脸,慌忙收回手,“好…好巧内……”

“是很巧吼,学长。”自从上次一起吃饭之后林彦俊被迫接受了长得如此未成年的青年是他学长的事实。

小面包已经被林彦俊拿在手里,“学长也喜欢这个牌子的小面包吗?拿去。”

“不用了啦,我就是看到了就买,没有了也没关系啦~你拿着你拿着!”尤长靖心里乐开花,脸上也是笑成了唇,微卷的栗色头发跟着一颤一颤。

林彦俊看着他的笑,转过脸单手轻掩着脸上的笑意。即便外语系女生将林彦俊挖的再透,也不会知道,林彦俊,爱好,男,尤其是可爱型少年感十足的男孩子。至于为什么,大概是天生的吧,就像男孩子天生就喜欢欺负腼腆娇俏的女孩子一样,他爱欺负可爱的男孩子。

之前他对尤长靖的印象停留在呆萌,对他的广播似乎也是很喜欢,很爱害羞,至少和他吃饭的时候还没吃饱就放下了筷子,他看着尤长靖回收餐盘时对粉蒸肉那最后一眼不舍的小眼神就看出来了。

此时,尤长靖很放松的笑着,身上就又多了个可爱的标签,这就勾起了林彦俊内心深处的某种情感,太久没有动过,陌生的很,不过并不妨碍它苏醒过来。

04
……
“A long while amid the noises of coming and going,”(过了许久,在喧扰的人来人往中,)

“of drinking and oath and smutty jest, ”(在酒吧喧闹的噪声、宣言和粗俗的玩笑声中,)

“There we two, content, happy in being together, ”(我们俩,知足、快乐地坐在一起,)

“speaking little, perhaps not a word.  ”(说的很少,似乎什么都没说。)
……

惠特曼的《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林彦俊念一句抬眼看一眼蹲在林荫小道上的尤长靖,小小一团,栗色头发在斑驳的光影下变成金黄色,可爱而绚烂,林彦俊嘴角挂着笑,小酒窝若隐若现。

广播中林彦俊温柔的嗓音念着情诗,像是恋人间耳畔的呢喃。

尤长靖听了这么久的英文广播英语依旧没长进,他把自己归为没什么语言天赋的人,今天林彦俊念的诗他听不太懂,只知道是首爱情诗,沉醉其中。

期末考试在即,尤长靖记录了今天的情诗之后投入了又一轮背题当中。

05
九月份开学,尤长靖升到了大四,迎新晚会的重任,也依旧在声乐系的身上。

学生会主席和尤长靖打商量,之前有学长学姐在不提,学年第一,怎么也要在大学的最后一年上台展示一下吧?

尤长靖已经推辞两年了,不愿上台的原因,不是别的,就是对自己的形象不满意,他从刚上大学时的180斤,瘦到现在130多斤,还是觉得,没有到预想的程度,以最好的形象来展现在他爱的一切舞台。但是最后一年了,还是勉强答应了学生会主席。

迎新晚会在新修好的操场,除了大一的学生在导员的管理下有秩序的坐在规定的位置,其他年级的学生散散落落的坐在周围。

林彦俊被室友强拉硬拽的过来,室友们意不在看节目,而在看大一小学妹有没有几个标致的。

本来就兴致缺缺的林彦俊,在听到主持人提到尤长靖时,他觉得好像没白来了。

“我问为什么,那女孩传简讯给我……”

林彦俊明白了,什么叫开口跪。

“太爱了……”台上的尤长靖被柔和下来的水蓝色射灯照着眼里闪烁着泪光。

“所以我,没有哭”一个带着泪的笑,惊艳四座,多少人哭着鼓掌,其中包括了林彦俊。

那是一个背叛与隐瞒的故事,让林彦俊封印起他爱人的希望和心。

而尤长靖,轻轻揭开封印,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鲜血直流,而是带着些暖意,丝丝缕缕的渗入他的心里。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下台后似乎要离开了,他和室友打声招呼从操场的侧门出去了。

尤长靖已经三天没见到林彦俊了,此时他躲在林彦俊寝室楼的转角处,陆定昊在晚会开始没多久时给他发了微信说,看到疑似林彦俊的人,在野区猥琐发育。刚才又发微信,大龙不保。尤长靖边吐槽陆定昊王者农药玩多了边感谢他通报林彦俊行踪。所以他就过来蹲一波,万一蹲到了呢。

林彦俊拎着一兜子吃的溜溜达达的一步一步接近寝室楼门口,可能是觉得安静的过分,站在原地看了一会手机。

尤长靖手心出汗,从转角处装作不经意的走过来。

百米之内无人的地界,隔着几米就能看清个大活人,尤长靖扬起个不那么僵硬的笑容,“嗨!林彦俊!好巧啊!”

林彦俊嘴角几不可闻的上扬,眼神从手机上抬起来看向尤长靖,“嗨,学长,最近好吗?吃了吗?”

“我还好啦,你嘞?”尤长靖看到食品袋里有一盒泡面,“晚上,就吃泡面?”

“晚上吃过了,这是储备罢了。”林彦俊从袋子里掏出来达X园小面包,撕开大包装,拿出来两枚,塞给尤长靖一枚。

“我记得学长也爱吃这个小面包吧?超级好吃是不是?”边说边走,像是要去附近的小操场。

尤长靖为了减肥晚饭没吃还上台唱了歌,早就肚子饿了。其实他在看到林彦俊的爱好喜恶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牌子的小面包,当他吃到的时候觉得这个小面包有点干,往后每次吃都会噎到,但都会想到和林彦俊吃的是同款,就觉得似乎有些奶味香甜的口感

“还不错。”尤长靖笑着点头,双手握着小面包。

他们绕着小操场的跑道散步,旁边有三三两两的人跑过他们,操场中心的足球场上几对小情侣坐在草地上靠在一起看星星看月亮聊理想聊未来,这让尤长靖有种岁月静好,他们在轧马路的错觉。

“我刚才去看迎新晚会了诶。”林彦俊不经意的说,“学长唱的真好听。”

“哪有……诶!你喜欢什么歌啊?”尤长靖的一手资料上林彦俊喜欢听黄老板的歌。

“嗯……JJ周董的歌都喜欢听,不过……最喜欢的还是黄老板的歌!”果然还是要本人说出口才有真实感,尤长靖在知道林彦俊喜欢黄老板的歌而且听到他的手机铃就是《perfact》时,就托人买到了珍藏版专辑《÷》,打算在合适的时候送给他。

“黄老板的歌我也有听内!”尤长靖提起音乐可以滔滔不绝的说上两个钟头,可他意在多了解林彦俊。“你声音那么好听,唱歌也一定很好听吧!”

“学长想听吗?”林彦俊凑到尤长靖耳边,坏坏的笑着。

尤长靖瞟了林彦俊近在咫尺的帅脸一眼,黑夜遮掩住他泛红的脸颊,咬着嘴唇蚊子声说,“想……”

“哈哈哈……”林彦俊笑的后仰,堪称头掉。

尤长靖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是被调戏了?“诶,你这个人……”

“无言的亲亲亲,侵袭我心”林彦俊开始唱起来。

“仍宁愿亲口讲你累得很”真假音转在尤长靖看来没有那么漂亮却直白的让人心疼。

“如除我以外在你心”边走边唱的颤抖恰到好处的像是在倾诉什么吗?

“还多出一个人,你瞒住我,我亦瞒住我太合衬”亦或是有过类似的经历?

“你瞒我瞒,好悲伤的歌啊……”尤长靖在听他歌声里的故事。

“调起高了。”林彦俊却在因为调太高而缺氧中。

回到寝室后,尤长靖又趴在他的书桌上写着他们的会面记录。

然后打开音乐,学唱《你瞒我瞒》。

06
两个人系不同,课程时间也不同,见面的机会,在尤长靖看来总是很珍贵的,于是他会记录下他和林彦俊的每一次会面。

毕业在即,尤长靖买了一个礼盒,分成两层的,上层是买了很久都没勇气送出去的CD,下层是他写了整整一百封的纪实信。

“这是什么?”林彦俊凝视着尤长靖。

“礼物罢了。”尤长靖低着头笑心里忐忑。

“不年不节不生日,送我礼物干嘛?”林彦俊总觉得有些什么呼之欲出,又想尤长靖亲自承认。

“因为喜欢你,跟你表白!”陆定昊脱口而出。

“闭嘴!”尤长靖慌张的捂着陆定昊的嘴,似乎这样就能捂住这个早就公开的秘密。

“要让我喜欢你吗?”林彦俊嘴角勾笑的握紧了盒子,想等到一个要。

可他没等来,尤长靖觉得脸上烧的灼热,自己小心藏好的心思被人大力拉扯出来嘲笑的踩在脚下狠狠地碾压,“对不起,打扰了。”尤长靖去夺林彦俊手中的盒子,握得太紧争抢之下,打翻了,扑簌簌的信封散落一地埋住了限量版《÷》,尤长靖咬着嘴唇仓惶逃脱。

陆定昊气愤的翻着白眼骂了他一句,“大猪蹄子”跟着尤长靖跑走了。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的背影,握紧了拳,蹲下来将信一封一封的收拾好,拿着那本专辑,抿紧嘴唇,欺负的狠了,还是伤害到他了,他将专辑放进盒子里,盖好,掸了掸盒子上的灰尘,紧紧抱在怀里,仿若珍宝。

07
七夕这天,街道上都是一对对的情侣,林彦俊一个人走进一家名叫你的小面包咖啡厅,角落里弹钢琴的男孩脸上蒙着一层悲伤,卷卷的栗色头发变成了中分心形刘海发色更浅,多了几分忧郁的帅气,钢琴版的《perfact》竟然带着一种爱而不得的凄美。

林彦俊点了一杯美式,坐在咖啡厅的另一个角落,看着尤长靖弹钢琴。

尤长靖对待音乐是很认真的无论唱歌还是弹琴,他沉浸在音乐当中,想起林彦俊唱过的《你瞒我瞒》无奈的感叹感情那么饱满,像是伤过情。

林彦俊点了三杯咖啡,到了打烊的时间。

尤长靖从钢琴台上下来似乎要下班了,林彦俊压低自己的帽子走出了咖啡厅。

尤长靖背着包从咖啡厅走出来,他散步一般的走着,八点多的城市夜晚,依旧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学长”林彦俊出现在尤长靖面前,“好巧。”

尤长靖的心脏被重重的打击,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在广播中听了一年,又在他的生活中霸占了一年,是他喜欢的爱的声音和林彦俊整个人还有他所记录的他们之间的交集。在毕业的时候一并丢了,他以为,再也不会有制造出来的巧合,他们再也不会有机会见面了。

泪毫无预兆的顺着脸颊滑到他瘦的发尖的下巴。

“I love you with no skills, sincerely and barbarously.”温柔的英文滑过尤长靖的耳畔。

“什么意思?”尤长靖的眼角还挂着眼泪,他只听懂了那句I  LOVE YOU,他不敢相信,怕林彦俊在嘲弄他。

“我爱你,没有技巧,真诚而野蛮。”林彦俊看着尤长靖,抬手帮他擦干眼泪,微笑的温柔又真诚,“我们在一起好吗?”

尤长靖咬咬嘴唇沉默了一会,“不好!”

林彦俊一愣,发出来自灵魂的不可置信“为甚么?”

“你也要给我写一百封信!”尤长靖嘟嘟嘴。

林彦俊看着他还是那个可爱的样子毫不掩饰的笑开,“好哇,我给你写英文的!”

“欺负我看不懂哇!”

……
————END

评论(46)

热度(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