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长得俊】Again 4

重生梗,歌手橘×总裁柚,ooc,甜为主,所有事情都是我瞎编的,不要当真,不要上升,抱歉久等了~爱你们❤

4
林彦俊看着收拾厨房的尤长靖,卷卷的头发有些凌乱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长睫毛微卷,一滴汗水从额角滑到下巴,被他随手抹去,可能是家居服稍微大了些,显得他整个人小小的,却又软乎乎的像个大号布娃娃。

这是二十三岁的尤长靖,他们的确认识很久,却又没有朝夕相处过,即便是上一世住对门的那段时间,除了早饭时间也没怎么有过太多交集。

林彦俊想了想,上一世他帮尤长靖救火之后,尤长靖作为感谢请他吃了早饭,然后……开车载他去……面试!!!!

“尤长靖,我回去收拾一下,等会一起吃早饭!”林彦俊边说边往门口走,面试这么重要的事怎么可以忘掉,这不ok!

尤长靖听到可以一起吃早饭,嘴角止不住的上扬。门被林彦俊关上的那一刻,尤长靖丢开手里的抹布洗手跑进卧室。

尤长靖此时只恨只有一衣柜的条纹衬衫,来上海太匆忙,带的衣服不多,也没空去买。

他从红的橙的黄的绿的青的蓝的紫的白条衬衫里,拎出一件蓝白竖条衬衫,还是长袖的,穿上后将袖子挽到手肘,露出白嫩嫩的小臂。

配上他那条显腿细的束腿带黑裤子,照着镜子整理一下发梢,简直完美,天气热什么的并不在乎。

此时的林彦俊正在浴室里洗澡,看了看时间,他还可以洗半个小时,虽然比他每次两小时的标准还差那么一些,但是时间不允许,还是可以勉强ok的。

尤长靖摁响了林彦俊的门铃,摁了两声没有人应,他当林彦俊还没有收拾好,低着头回了自己家,翻看着股票。

陆小芙的微信消息蹦了出来,“小宝贝~”

尤长靖一副想屏蔽他的表情,陆小芙这样叫他准没好事。

“干嘛啦?”尤长靖回复他。

陆小芙直接一条语音过来,“小宝贝~在忙吗?能不能麻烦你一件很小很小的事~”

“哦?很小的事哦?”尤长靖似笑非笑的语音他。

“呃,也不小!它关乎我的美貌关乎我的工作,关乎我的生活,我人生的方方面面!”陆小芙大义凛然的语气。

“好吧,是什么事?”

“我订的一款进口美瞳,人家只送货到上海,我发你地址,你最近几天什么时候有空去取一下邮给我,好不好?”陆小芙哄孩子般的说。

尤长靖回复了他一串省略号,有的时候真的怀疑美瞳才是陆小芙本体吧?

手机一连响了几次,地图位置,联系人联系方式,微信推荐,最后是一段语音。

“小宝贝,我爱你,你是我的小天使,回来请你吃海底捞!安心在上海谈恋……挖掘新人!这边我帮你守住!加油!”

尤长靖听到了陆小芙调侃的一句没说完的谈恋爱,竟然比海底捞还吸引他的注意力,匆匆回复一个ok的表情。

半个小时之后尤长靖第四次摁响对面的门铃,他好奇的趴在门上听听林彦俊还有没有在活动,没听到里面的动静只听到了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的很快,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水,他自我嫌弃一番,怎么像是等约会对象呢!

“哇哦!”林彦俊打开门看着尤长靖扑向他,他震惊的睁大眼睛抬起双手惊呼一声退后一步,立刻又伸出手扶住尤长靖,“在干嘛啦!”

“对对对对不起啦!”尤长靖站直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笑,平时白到发光的皮肤微微泛红,尤其是脸颊。

“你……不热哦?”反观林彦俊,一件白衬衫钮扣松开两颗,锁骨若隐若现,衣服下摆妥帖的掖在深蓝色休闲式西装裤裤腰里,将他窄腰宽肩的身形衬的淋漓尽致。

尤长靖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你……不热吗?”

“我要去面试,当然穿的正式一点,你也面试?你腿上是什么?”林彦俊不记得,或者说,上一世根本没注意尤长靖穿了什么,他那时候一直在想面试的时候会问些什么,还好简历提前打印好了,拿着就走了。所以这一世他完全没在担心面试,就注意到了尤长靖腿上当啷着的带子。说完还弯下腰拽了拽。

“瘦腿的啦!我去上班而已!”尤长靖从林彦俊手里救下自己的束腿带。

尤长靖笑起来嘴唇会围成一个心形,鹿眼一般的闪烁大眼睛也会眯成一条弯弯的缝隙。林彦俊觉得,有点像蜂蜜柚子茶,没有那么腻死人的甜,又清爽浓郁,让人想一口接一口的全部喝完。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尤长靖笑了,明明以前是个爱笑的孩子,为什么十一年后会变得那么冷酷霸道啊?

他勾了勾嘴角抬手要摸摸尤长靖看起来就软软的卷发,手抬了一半又改道摸自己的后颈,毕竟他们现在还不熟,而且上一世这个时候的林彦俊,连他自己也想不起来为什么会有些躲着尤长靖,或许是这个对门总是扰他清梦吧?

“哦,那走吧。”林彦俊锁好门,他记得楼下有一家粥铺的皮蛋瘦肉粥很好喝,后来和尤长靖熟悉之后经常会去,要两碗粥,两个鸡蛋两个包子,吃掉这份双人营养满分的早餐后各自上班。

“去楼下粥铺好不好?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他家皮蛋瘦肉粥超好吃!肉丝是用鸡肉做的,浓度刚刚好,软软糯糯的……”尤长靖边走边说,仿佛已经吃到嘴里。林彦俊有时候好奇,他一个马来西亚人来中国不过几年甚至口音都是在认识他六七年后由马普慢慢变成了带着点京腔的普通话,可为什么形容食物的语言总是准确又吸引人想吃呢?

只不过林彦俊一直没问出口过,如今也不打算问,等他们再熟一熟吧,他不打算暴露他是十一年后过来的灵魂,即便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吧?而且这样重新经历一遍过去的事,会不会改变他的某些遗憾呢?

林彦俊点点头说,“好!”

————TBC

评论(7)

热度(91)

  1. 梅阑落夏唯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