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长得俊】Again 1

重生梗,歌手橘×总裁柚,ooc,甜为主,所有事情都是我瞎编的,不要当真,不要上升,爱你们❤

1

2029年7月,从香港转机到澳大利亚的飞机上,林彦俊第四次感受到不正常的飞机波动时,脑内如走马灯一般的快速略过他三十三年人生的好多事情。

从最近的乘飞机到澳大利亚录制新的MV,到五岁的时候第一次上舞台,在社区舞台上唱了一首《外婆的澎湖湾》妈妈给他录的像到现在还珍藏在家里的电脑中。

他想到了好多人,许久未见的父母,鱼龙混杂的娱乐圈中为数不多的真正兄弟好友,从青少年时期虽不常聚但保持联络的朋友,甚至想到了那几个或者真心对待或者利益关系但都没走到最后的圈里圈外女友。

他最后想到了一个人,尤长靖,林彦俊的脑子不受控制的想到这个人,他的合作伙伴也是他的老板。这个人在他的生命中似乎无足轻重,但又贯穿了他从在网上直播开始到如今当红歌手的娱乐圈生涯。

飞机的广播里第五次传来机长安慰乘客的说辞,头等舱的空姐第三次来看林彦俊,他都是一脸平静,等待着迎接着不可预知的未来。

未来是不可预知,可是过去,都在他脑子里好好的存在着。

林彦俊想了想,打开微信,还在飞行模式,他滑动着屏幕寻找备注为“尤老板”的人,发现竟然乱七八糟的公众号都在他之上,终于找到了,他在对话框里输入一段话,“尤长靖对不起新专辑要完不成了”明知无用,可也想寻个心里安慰。

承载了五百多名乘客的巨大民航飞机在空中犹如一只飞鸟,被卷入漩涡,消失的连残骸都不剩。

互联网时代消息传播的异常迅速,上午十点半由香港出发直达澳大利亚黄金海岸的航班JY5009失踪,短短两个小时,消息遍布国内,媒体称,又一“马航”。

上海,橘柚娱乐公司本部。

尤长靖暴躁的关掉网页新闻,靠在宽大的椅子中,显得身体格外单薄,他伸手将眼镜抬起来一点,揉按着晴明穴,声音有点嘶哑,“现在军方什么情况?”

秘书陆小芙皱皱眉说,“联合国维和部队已经出动了,这次可能真的和马航一样,或许被恐怖分子控制了,或许……掉入空间黑洞了……”

尤长靖抬头,冷静的近乎绝情,看着陆小芙的眼神里毫无生气,“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陆小芙泄气的摇摇头,“现在连残骸都找不到,只能默认他……林彦俊还活着……”

尤长靖摘掉眼镜,好像拿掉了护甲一般,趴在办公桌上掩面哭了出来。

陆小芙心里难过的同时有一点放心的下了,尤长靖,终于能发泄出来了,这些年,忍得太辛苦。

“坏蛋……林彦俊……大坏蛋!为什么……为什么急着要坐这班啊……这个MV明明不急的……”岁月在尤长靖身上唯一留下的痕迹就是那种成熟冷静的气质,而在此刻全部土崩瓦解,一瞬间像是个失恋的青春期男孩。

陆小芙想,尤长靖,或许真的失恋了吧,暗恋的人,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啊……

——TBC

评论(9)

热度(152)

  1. 梅阑落夏唯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