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多cp】江湖乐逍遥 1

古风长篇正剧向,不定时更新,ooc慎。

章一

风和日丽的清晨,尤长靖将自己的宝贝琴放在操练场前的亭中。

他眼前挥汗如雨练功的同门师兄弟们丝毫不影响他的兴致。他坐在琴前,随手拨弄几下,便是个让人舒心的调子。

林彦俊回眸看到远处亭中的人,心念一动,本就放水的切磋只这一晃神的功夫,就被陆定昊抓住破绽,挑开他扼着喉咙的短棍,反手将手中短棍戳在林彦俊胸口。

“哈,林彦俊,你这放水的太明显了吧?”少年人心气高,陆定昊掐着腰喊道。

林彦俊瞥他一眼没答话,仔细听亭中的动静,向着亭中走去。

陆定昊看看林彦俊远去的背影,便跑去和别人插科打诨了。

尤长靖一席水蓝曳地长衫,长发高束散落在后背,额前几簇碎发调皮的在微风中轻飘。他边弹边唱,悠扬婉转又欢快明丽。在嘈杂的棍棒相击人声鼎沸中尤为清雅。

三两小调之间,林彦俊已经走到亭柱旁,倚着柱子低头听曲,他的一身深蓝短打,包裹着他挺拔劲瘦的身姿。

尤长靖唱毕,抚平琴弦。

“青玉案?”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独特音色,纯粹又低沉。

尤长靖闻声抬头看向林彦俊,点点头又俏皮的眨眨眼,笑着说,“不好好练功,跑我这偷懒听曲!爹知道了打你哦!”果然方才只不过是恍如谪仙。

林彦俊明眸皓齿可惜总是不苟言笑,“师父知道会先打你吧?”

尤长靖瞪大眼睛威胁他,“你要是敢说,我先打你!”可无奈脸上还噙着一抹笑意,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远处练功的人三两成群往西边饭堂走去,更加喧闹。

林彦俊走过去帮尤长靖抱起琴,“走吧,饭堂开饭了。”

“快快快!昨天我特意告诉厨房大娘做的梨汁饭!去晚就没有了!”尤长靖站起身提着长衫两侧撒丫子跑向饭堂。

林彦俊看着他随着跑动颠的一颤一颤的长发,无奈的摇摇头。

高墙深宫之中,一片热闹非凡,高挂彩灯,丞相提的“寿”字挂在了慈宁宫的正厅。原来三日后便是皇太后的七十岁生辰,整岁大庆。

皇太后正琢磨着,今儿个自己那聪明伶俐又娇俏可爱讨人喜欢的五皇孙怎么没来请安呢?

皇太后的五皇孙蔡徐坤此时正趴在台案上,想着忧心的事呢,他将手里的书翻的哗啦哗啦响。

蔡徐坤桌对面的周锐是当今丞相的幼子,亦是蔡徐坤的伴读,也是个从小玩到大的知己,当然知道他忧的什么。

“诶!差不多得了啊,你这闺怨的样子人家又看不到!”周锐放下书看他。

“唉……你说……皇祖母生辰,王将军能不能带他来?”蔡徐坤问周锐。

“来啊,为什么不来?皇太后生辰是属后宫之席,不带嫡子,王将军一共就两个儿子,不带他带谁啊?”周锐摇摇头,小声嘀咕“病入膏肓,病入膏肓……”

“嗯,你说的不错……”这种浅显的礼仪蔡徐坤怎会不知,不过是想从他人嘴中讨些肯定的安慰罢了。“哼!你说谁病入膏肓呢!我可听见了!”

“你呗!见天的问我人家的事,烦不烦啊!”周锐翻了个大白眼。

“那……那你说……我什么病啊……”蔡徐坤将精致的小脸埋在里半截,露出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周锐。

“相思病!”撂下这三个字,周锐拿起书继续看。

听到这病名,蔡徐坤本来就小的脸全埋在衣袖里,耳尖泛红。“嘿嘿……”

听到他娇羞的闷笑声,周锐轻叹气,无药可救!

——待续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