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长得俊】我永远是你爸爸13

ABO,全是脑洞,没有真实情况,ooc是我的。

甜蜜的日常铺垫一下,爱你们❤

13

高考的重要性堪比完全标记,即便可以洗掉重来,可伤的是从身到心,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想重新来过。

考场外几人围城一圈的小团体讨论着紧不紧张,清点着考试用具是否带全。

尤长靖握紧了林彦俊的手,特意为高考而阴凉的天也没能给他降温,林彦俊拍拍他的头,安慰道“不要紧张吼,你考到哪里我都会陪你去的。”浅浅的酒窝试图吸引尤长靖的注意力。

等到真正坐在考场里的时候,尤长靖反而不紧张了,有条不紊的答着题,平时看起来比较有难度的题也能想起来林彦俊写的一部分步骤。

另一个考场里的林彦俊看看题,嗯,这道题小甜尤肯定不完全会,那就答一半好了。刷刷刷写了几笔,精炼又是得分点。

整整两天的高考,林彦俊的父母也没从国外回来,尤爸爸恰巧出差,于是这两天林彦俊被尤妈妈强烈要求住在尤家,每天尤妈妈将两个孩子接回家变着花样的做好吃的,紧张的两天,尤长靖没瘦反而胖了一点点。

尘埃落定,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林彦俊捏了捏躺在他怀里的尤长靖的肚子,“这样还瘦?陆小芙的眼睛是有滤镜的吧?”

尤长靖两只小手拍掉林彦俊掐他肚子肉的作乱手,“我也不想啊,可是肉肉又不是我想一想就能下去的……”他抬眼无辜的看着林彦俊。

“少吃点啊!刚才晚饭吃了满满一碗饭的人是谁吼?”林彦俊笑出酒窝,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肚子,手感真的很好,软软的弹弹的,皮肤光滑细腻,在他的手上留着温度。

“……我以后晚饭不吃了……”尤长靖咬咬嘴唇,他真的很在意胖的问题,他怕林彦俊会因此而厌弃他。

“不行!可以少吃,然后……适当运动……”林彦俊慢慢凑近尤长靖。

“什……”还没来得及发出疑问,尤长靖的嘴就被堵住。

唇和唇的接触总是让尤长靖神志不清,林彦俊的信息素将他紧紧包围,小心翼翼又想进一步侵略。

尤长靖感觉身体里的热度被林彦俊的这种试探勾引出来,信息素也跟着甜腻起来。

林彦俊压着尤长靖,攻城略地的大肆亲吻,不断交换着津液,尤长靖难耐的发出断断续续的鼻音呻吟,破碎的让人想更加欺负他。

“等待整个冬天……”是林彦俊放在旁边书桌上的手机响了,边响还边震动,嗡嗡作响,震的两个人回过神来。

尤长靖推推林彦俊示意他接电话。

林彦俊皱着眉帅气的脸上写满了不爽,一看是陆小芙,更加不爽“喂?”

电话那头的陆小芙愣了一下,眼前立马出现头顶一团黑气的林彦俊。“这周四下午三点咱们班散伙饭,记得来哦!哦!我刚才给小尤打电话他没接诶!你知道他怎么了吗?”

林彦俊看看躺在床上看着他嘴唇红艳喘着气的尤长靖说,“他没事,只不过有点累了,我们周四会去的,拜拜!”

“诶!”没等陆小芙说话,电话直接挂断了。

“宝贝,你是不是快到发情期了?”林彦俊将手机关机,躺下搂紧尤长靖。

尤长靖掰着手指算日子,“好像……快了……刚才是谁啊?”

“陆小芙,告诉我们周四下午三点聚会。”

“周四?不就是明天吗?”尤长靖震惊的看着林彦俊。

“真是的,明天就明天,说什么周四嘛!”林彦俊嘟嘟嘴表示不满。

尤长靖看着越来越爱撒娇的恋人,从心底里温柔又欢喜,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林彦俊。

那是一个渐渐放下心里戒备,愿意流露出开心或者郁闷的孩子正常的状态,而这一切都只在尤长靖面前才有,尤长靖拍拍他的头。

林彦俊抓住在他头顶乱揉的小肉手握在手心,“明天别忘了打抑制剂。”

尤长靖笑着点头,“知道了啦~睡觉喽~”

林彦俊回身关掉床头灯,尤长靖睡觉的时候不能有光,就连为了维持室温而工作的空调提示灯也被他遮住,厚重的窗帘拉上连月光也没能照进来。

尤长靖朦胧中睁开眼就是林彦俊深邃漆黑的发亮的眼睛,勾住他的心神沉沦到灵魂之中。

“快点睡觉啦……”尤长靖软糯的鼻音让林彦俊差点冒鼻血。

“你睡呀……”轻轻的三个字,眼神却还是大喇喇的直接射入尤长靖眼中。

“你……你眼睛太亮晃到我了……”这个理由太烂,说的尤长靖自己都不好意思,可是林彦俊的目光如炬一直盯着他看,好像错开眼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林彦俊安静的微笑,拉着尤长靖的手放在左边胸口,似乎感觉到炙热,他手不自觉的抽动一下,“不要乱动好吗?”

“什么?”尤长靖像是被蛊惑一般眼神迷离。

“你再动这里就要炸开了。”林彦俊的声音低沉的似乎从心里面发出来的,尤长靖游离了一会,将脸埋进他的胸膛闷声笑着,连带着床跟着震动。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两个人还没起床,尤妈妈知道他们精神紧绷了几个月,而且昨晚也没有奇怪的声音,完全就是放松下来的贪睡而已,也就没有吵他们。

尤长靖悠悠醒过来,大夏天的即便开着空调可被火力旺盛的大活人抱着,还是免不了睡的一身汗。

窗帘的作用被发挥的淋漓尽致,屋子里还是漆黑一片。

尤长靖闷哼一声,翻找着手机,终于在枕头和床头的夹缝里摸到了,开机看时间。

明晃晃的“13:48”一下就被吓清醒了,他模模糊糊的记得聚会好像是三点?

“林彦俊林彦俊!”尤长靖推推林彦俊,他慢慢醒过来,“怎么了……”

“快两点啦!起床起床!”尤长靖用力也推不开林彦俊抱着他的胳膊。

“才两点起什么?”明显没睡醒的脑子。

“下午两点!!!”尤长靖急得拔了个高音。

“哦……”

“哦什么!聚会要迟到了!”

“迟到就不去了……”

“可是……以后可能就见不到了……”

“你想见谁?”林彦俊睁开眼看他。

“没……”

在尤长靖生拉硬拽加催促下,林彦俊破天荒的半个小时就洗完了澡。

慌忙中出了门,两个人都将抑制剂的事抛在了脑后。

————TBC

评论(12)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