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长得俊】我永远是你爸爸12

ABO,全是脑洞,没有真实情况,ooc是我的。

久等了大家,最近开始上班会有点忙😂爱你们❤

12

尤长靖的妈妈接到张老师的电话赶到学校时,尤长靖和林彦俊已经从医务室出来了,手拉着手往教室走。

“妈妈……”尤长靖看到教室门口自己的母亲,林彦俊低头看看被尤长靖几乎是甩开的手。

尤妈妈是个OMEGA,立刻闻到了奶糖味OMEGA和橘子味ALPHA混合的气味。

“阿姨好”林彦俊背着绞着的手指微微鞠躬,未来的丈母娘,一定要留个好印象。

“崽崽,这就是林彦俊同学吧?”尤妈妈拉过尤长靖的手打量着林彦俊。

尤长靖点着头,微微牵起嘴角的笑意却是十七八岁孩子陷入爱恋的甜蜜感,“是呀,妈妈,他就是林彦俊!”语气里带着点小骄傲。

“真是比视频里面的还帅气。”尤妈妈微笑着说。

暑假还在犹豫和徘徊要放弃还是保持着默默喜欢林彦俊的尤长靖在看辩论赛的录像视频时被妈妈看到了,站在舞台中央的林彦俊耀眼的很,妈妈突然问了一句“这个小帅哥是你们学校的?”

尤长靖被吓到,“是啊……我同班的…他是……坐在我后桌的…同学!哈哈。”最后还干笑两声。

“这样啊,这孩子学习很好吧?”尤妈妈又问。

“嗯,年级第一的,不过,辩论赛夺冠之后被偶练国立大学录取了……”尤长靖声音里的失落当妈妈的当然能听出来。

后来知道林彦俊还会在他后面上课的时候,尤长靖回家和妈妈说,“林彦俊没有走诶!”妈妈也能听出来的欢喜。

就问他“崽崽,你和那个俊崽关系很好的哦?”

尤长靖眼神飘忽,“还,还好吧…”

“比和浓浓还好?”妈妈帮他做了个比较。

“差不多啦~哎呀,妈妈~我作业还没有写完啦~”尤长靖撒娇停止妈妈的询问。

林彦俊难得的不好意思,脸上泛着看不太出来的红,“谢谢阿姨。”

“嗯,还很有礼貌。”尤妈妈点点头。

这种来自长辈毫不吝啬的夸奖令林彦俊手足无措。

“崽崽,等一下张老师过来妈妈就问一下你去o班几班啊,今天就过去吧,妈妈给你带了抑制剂。”尤妈妈即便看出两个孩子的关系也狠了狠心说。

“妈……”
“阿姨!尤长靖能不去o班吗?”林彦俊抢着说。

“不能。”尤妈妈平静的看着林彦俊,却带着不了反抗的意味,林彦俊肃然起敬,一个OMEGA为了自己的孩子竟然可以令ALPHA感到压迫感。

“阿姨,O班是没有A的O才去的,尤长靖有我,我可以保护他。”但是林彦俊想要争取的事情任何人都吓不住他。

“好,阿姨相信你可以保护长靖不被别人欺负,但是ALPHA和OMEGA的互相吸引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的,你可以保证这次临时标记,那下次,下下次呢?”尤妈妈和两个孩子讲道理。

“我保……”

张老师在转角处,听到尤妈妈的声音,停住了脚步。

“孩子,我们现在早就不是OMEGA被关在塔里到了适孕年龄就会有ALHPA来选回家的旧社会了,但是高中大学为什么还会有单独O班而社会中就不考虑分隔了呢?就是你们还小,还没有到能够为自己所做事负责的能力,所以学校和家长会给你们指引和定下规则。”尤妈妈心里不忍可毕竟没有开放到那种程度,不想让两个孩子都那么辛苦,人,还是随大流些好过一点。

张老师走过来,微笑着对尤妈妈说“长靖妈妈,你说的没错。”

“所以,彦俊,长靖还是要去O班的。”张老师拍拍林彦俊的肩膀。

林彦俊没说什么,握紧了拳。

尤长靖低着头,林彦俊一定有在不开心的,仔细想一下,妈妈说的似乎也是他们的现状。

尤长靖收拾东西的时候,陈立浓皱着眉帮他“刚和你一班诶,怎么就要分开了!”

“没事啦,还在一个学校啊,也能见面的~”尤长靖笑着安慰陈立浓,也是在安慰那个支着脸颊看窗外操场尽头铁丝网那头的别扭小孩。

尤长靖背好书包,被林彦俊握住手腕,他抬头看到站起来一脸严肃的林彦俊,他笑着说,“送送我好不好?”

“好。”林彦俊将他滑嫩柔软的手指摊开,与之十指相扣。

进入那道通透又禁锢的铁丝网,如同笼中的金丝雀,里面是另一个世界。

深秋的风,吹下了外边林彦俊身边的银杏叶,飘转沉浮,落在了里边的尤长靖脚边,尤长靖将它轻轻捡起,笑的甜蜜又温暖,“你看,我们面前的这个铁丝网根本阻隔不了什么的。”

“怎么办,我想抱你诶。”林彦俊嘟嘟嘴。

尤长靖笑着嗔怪,“快回去上课啦!不要担心,有小芙陪我呢!”

他受不得林彦俊撒娇般的语气,先转过身去,悄悄落泪。

“等待冬天”林彦俊在五线谱纸的最上面写道。他的字不好看,也不潇洒,全然不是好学生该有的样子,可就像他人一样,不重形式重内容。

“等待你的冬天……”林彦俊小声哼着小调,五线谱上画了几个音符。

不对,感觉不对。

林彦俊看向窗外,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现在开始下着雪……”他继续哼着调和词。

已经一周没有见到尤长靖了,他这几天是发情期,刚刚开始进入发情期的OMEGA信息素不稳定,即便打了抑制剂还是不能和ALPHA接触,尤其是临时标记过他的林彦俊。

“我开始想念”他写着。“有你在我身边”

陈立浓回到座位是瞥见林彦俊写写画画,凑近了一看,竟然是在写歌。

“哇,林彦俊你竟然会写歌诶!等……待……冬天?”陈立浓认出林彦俊的字有点费劲。

“给长靖写的吗?”林彦俊有时候真的有在震惊陈立浓的聪明。

他点点头。

乍暖还寒时候的风吹起来就是冷彻的阴凉,尤长靖和林彦俊隔着铁丝网背靠背,两只手从空隙中握在一起。

“等待整个冬天,
你没出现,
现在依然下着雪,

等待整个冬天,
我还是想念,
有你在我身边……”尾音林彦俊唱的有些颤抖。

“好好听诶,这是什么歌?我回去要听!”尤长靖谈起歌来很高兴,他喜欢唱,唱的也很好听,而且自学过电子琴,只不过没有什么机会表现而已。

“等待整个冬天,你找不到的,是我写的。”林彦俊摩挲着尤长靖放在手心里捂也依旧冰凉的手背。

“你也太厉害了吧!还有什么你会的我不知道啊!”尤长靖激动的转过身扒着铁丝网,就差拿铁丝网当林彦俊的胳膊晃来晃去了。

林彦俊看到尤长靖睁大的眼睛,可爱又迷人,“我还会……喜欢你很久。”林彦俊说完露出酒窝。

尤长靖错开眼,很想亲又亲不到啊,“这个……我知道啦……”

在一个冰雪消融春暖花开的日子,教育局宣布取消OMEGA独立分班。

那道铁丝网,被里面的OMEGA们合力推倒。这是历史性的社会进步,新闻里反复报道了很多次。

林彦俊抱着尤长靖说,“辩论赛的时候我赢了。”

尤长靖笑着点头,林彦俊代表的是反对独立分班,既然评委与教育各界领导大多数同意了他们的辩论观点,那就意味着,改革即将来临,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学校为了庆祝改革,举办了文艺节,包括高三也可以参加,林彦俊主动去找张老师报名,张老师惊讶了半天,笑着说了一句“哦?春天真的来了啊?”

文艺节当天,表演节目的学生家长被邀请观看,林彦俊的父母都在国外,没能赶回来。

尤妈妈在台下疯狂拍照,美滋滋的想着,崽崽和俊崽合唱的一个歌,好像是《等待整个冬天》回去一定要听,哎呀呀,两个人一个弹电子琴一个弹吉他,唱歌都是那么棒的呀!还蛮登对的嘞!

学校中的传言流行的很快,林彦俊和尤长靖是一对。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秘密组织一样的百人qq群里之前他们偷偷牵手偷偷接吻的模糊照片被疯传,群里一片激动的灵魂喊叫着赶紧结婚!

与此同时,尤长靖会在桌堂里收到很多红色笔写的“离他远点!”“没看到他强颜欢笑吗!”“去死吧!”“死胖子!”诸如此类的信,淹没了他的小零食。他都会收拾好,扔在学校角落的垃圾桶里,不让林彦俊看到。

可是林彦俊还是发现了,一个女生看四处无人悄悄将一个信封不经意的放在尤长靖扣着的书下。

林彦俊等女生走远了,才回去座位,不动声色的将信封拿出来,打开就是醒目的几个大字“心机婊白莲花假圣母装可怜!离他远一点!你不配出现在他面前!”

尤长靖从张老师那里回来的时候看到林彦俊脸色很差,似乎压抑着怒气,仔细嗅一嗅,信息素都透着酸涩。

放学的路上,林彦俊拿出皱皱巴巴的信,尤长靖一瞥就知道是什么,咬着嘴唇,不敢说话。

“这是什么?”陈立浓拿过去看了一会。“我的天!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多久了?”林彦俊冷着脸问。

“文……文艺节之后。”尤长靖试图用信息素安慰林彦俊。

“长靖!你干嘛啦!”分化成ALPHA的陈立浓受不了了。

“对不起对不起~”尤长靖抱歉的说。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林彦俊气他自己面对这些不好的事。

“告诉你……也是增添烦恼啦,我没有在看的,都是直接扔掉了…而且我们也快毕业了…林彦俊……”尤长靖扯扯他的衣角撒娇。

林彦俊捞过尤长靖靠在他胸口,“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和我讲,我去处理好吗?”

尤长靖点点头,推开林彦俊,又扬起灿烂甜美的笑容,“小林同学该回家喽~”

隔天跑操结束,体育老师站在主席台上喊着口号。

林彦俊跑到主席台翻身跳上去,抢过体育老师手里的话筒。

“我选择的人,是我所爱的人,伤害他就等于伤害我。”林彦俊说完跳下了主席台。

下面哭了一片,大半是那个神秘组织的女孩子们。

————TBC

想了想还是写了等冬,第一次听到合唱还是在新番,按时间来算,前几天的南京场等冬应该是第三次合唱,虽然这首歌是林彦俊一个人的作品,但是真的只有两个人唱出来才有即甜蜜又青涩的爱恋味道,可能小橘自己也有感觉吧,所以才会每次都cue小尤来合唱。无论他们的唱功是否进步或者加了什么技巧,只要是他们。可能对本命儿子们的合唱执念太深吧,真的希望等冬能是两个哥哥一起唱的。

这篇快要结束啦~结尾可能会发车的哦~

评论(12)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