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长得俊】我永远是你爸爸11

ABO,全是脑洞,没有真实情况,ooc是我的。

甜甜甜的又回来啦,爱你们❤

11

林彦俊决定陪尤长靖去食堂吃饭,就算食堂被堵的水泄不通了,他的眼睛里也只有尤长靖,陆小芙和小超人自动让位,他们可受不了各个角度的手机偷拍。

“要不……我们回教室吃吧……”尤长靖知道林彦俊很受欢迎,但是不知道是这种程度的,堪比明星了,除了惊讶之外,更想的是把他藏起来,不想让别人看到,如果他们知道真正的林彦俊更加温柔,会更喜欢他的吧。

“快吃吧,吃完我带你去个地方。”林彦俊翘了翘嘴角,将自己餐盘里的粉蒸肉夹起来放在尤长靖的餐盘里。

尤长靖点着头,往嘴里塞粉蒸肉,上午体育课的测试训练真的很累诶,上到一半就饿了。

谈了恋爱的人,总是会找到一些单身时候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的小角落。

教学楼后面有一条没人有过的小道,是墙与楼之间的空隙,常年阴影笼罩,仅能通过一个人,隐蔽又幽静,两边却是通透的,充满着刺激感。

林彦俊拉着尤长靖来到这的时候,尤长靖感觉心脏要跳出来了,这是什么青涩又背人的早恋情节啊?

两个人躲在空隙中面对面站着,都背靠着墙,两人距离很近,能听的清呼吸声,两侧透进来的光足够看清对方,尤长靖低着头吞吞口水,“林彦俊……”

林彦俊低头看着小甜尤的头顶,摸摸他的头,柔软的发丝像是猫咪一般。

尤长靖抬头,就闯入了林彦俊爱慕柔情的眼神里,他看呆了,微微张着嘴,露出两颗兔牙。

晚秋的风吹进这条小路里,吹的尤长靖闭了闭眼睛,温热的触感柔软又小心翼翼。

林彦俊一只手轻轻拖着尤长靖的后脑,一手搂着他的腰,慢慢的亲着尤长靖看上去就很柔软实际上比柔软还要令人沉迷的双唇。

尤长靖不敢睁眼睛,脑子里炸成烟花,林彦俊在亲他啊!

林彦俊没有什么亲吻的经验,他伸出舌尖舔舔尤长靖薄厚适中又肉感十足的嘴唇,心里痒痒的,想拥有更多,却不敢继续往下进行,若即若离的时候,尤长靖一下咬住了向往已久的林彦俊肉嘟嘟的下唇。

林彦俊笑了,怎么能放过松了口的尤长靖,追上去吮吸着他的双唇,看着他近在咫尺微微颤抖的长睫毛,喜欢的很,真的很想,放在手心里疼爱一辈子。

微微分开一点距离,“这么紧张吼?”林彦俊声音很小,传到尤长靖耳朵里却如霹雳一般,酥酥麻麻,整个红透的脸和耳朵更加发烫,林彦俊感觉有些热,给尤长靖用手扇扇风。

两个人牵着手一前一后走出黑暗的角落,阳光下,松开手,走回教室。

张老师的语文课,一如既往的讲的充满悬疑色彩,然而林彦俊在写数学题,最近前面那个小孩的数学有点跟不上了,他将大题的整个步骤都写下来,小孩就是死记硬背也能记的差不多。

写题写的正嗨,林彦俊突然闻到一股奶糖味,淡淡的,似有似无,他摇摇头自己都不自觉的宠溺笑笑,肯定是小孩偷偷吃奶糖了,抬头就看到尤长靖一只胳膊供脑袋枕着趴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捂着肚子,皱着眉头,很难受的样子。

林彦俊想都没想,直接举手说“老师,尤长靖不舒服,我带他去医务室。”

张老师看看尤长靖的脸色,心里明白,点点头“去吧,有什么事尽快找我。”

林彦俊点头,扶着尤长靖站起来,他自己使不上力气,全身瘫软,又燥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求救般的看着林彦俊。

“我在,不要怕”,尤长靖水汪汪的眼睛让林彦俊心疼,如果可以,真的不想让他有发情期,不想他会有潜在的痛苦。

陈立农看着他们离开教室,心里明白,过了今天,可能尤长靖就真的属于林彦俊了吧。真的祝他们能前程似锦和幸福的未来。

医务室的校医一看就明白了尤长靖的状况,让他坐在床上,“你这是分化为OMEGA的初次发情。”

“啊?”尤长靖有点懵,从来没测过自己会是什么,一直认为会是个BETA的,这也是他有点害怕和林彦俊不能在一起的原因之一。

“别害怕,初次发情的反应会比完全发情期小,生理课教过的吧,发情会伴随而来的是身体表面发热和生殖腔内部发生变化。”校医很专业的讲了一件让人脸红的事。

“同学,你是他的ALPHA吗?”校医是年纪比较大的BETA,闻不出来信息素,但是经验丰富,一看就知道他们两个什么关系。

“呃……嗯,是”林彦俊根本不习惯尤长靖的ALPHA这个身份。

“释放一下信息素,心里想着安抚你的OMEGA,咬他脖颈后面的腺体,咬破,注入信息素,可以进行临时标记,你们还未成年,最好是临时标记,年轻人,记住,标记前一定要确定,对方是想在一起一辈子的人,不然痛苦的还是你们自己。我先出去,你们临时标记吧。”校医语重心长的讲解劝说一通之后,留给了林彦俊和尤长靖单独的空间。

尤长靖嗅了嗅,“原来你分化了啊……”他有点委屈,这么大的事都没告诉他。

林彦俊摸摸鼻子,“我在等你分化。”

“那……那我万一……是BETA呢?”尤长靖咬着嘴唇,身体的变化不是说起来那么简单的。

清新的橘子味像是勾引着他体内的躁动,让他更加难耐,不曾有过异样的后穴不正常的湿润,尤长靖坐在床边,夹紧双腿,“林彦俊……你……”尤长靖眼神游离着,真的不好意思说出口。

“怎么了?很难受吗?”林彦俊心里默念安抚小甜尤安抚小甜尤,但是看着他这样,很想把他摁在床上吻他,触碰他,侵犯他。

“能摸摸我吗……”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眼角泛红的尤长靖又单纯又妖艳,挑战着林彦俊的神经。

低头吻住尤长靖,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厮磨了一会儿,感觉怀里的人软的完全靠在他身上,分开一些距离,看着他脸上迷离又难受的表情,将他搂入怀里,咬上他脖颈后面新产生的微微凸起的腺体,稍稍用力,咬破白嫩嫩的皮肤,奶糖的味道充斥了林彦俊整个口腔,将自己橘子味的信息素注入腺体,顿时屋子里满满的橘子奶糖味,清新又甜腻。

————TBC

评论(9)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