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长得俊】我永远是你爸爸9

ABO,全是脑洞,没有真实情况,ooc是我的。

不擅长虐,只能写甜甜的,爱你们❤

9

“林彦俊……”深夜静谧,尤长靖耳边只有林彦俊平稳的呼吸声,他微弱的呼唤根本起不到作用。

尤长靖咬着嘴唇忍受着小腿抽筋带来的疼痛,保持着平躺的姿势不敢动,一动就是钻心的痛,肚子里的宝宝也不安分的在动,动的厉害,搅的他内脏联动的痛,他大口呼吸着伸手轻缓的抚摸着肚子,也没叫醒林彦俊。

林彦俊最近太累了,公司在洽谈大项目,每次会议都持续十几个小时,每个细节都需要林彦俊去把握,还要抽出时间照顾自己,一天恨不得有四十八个小时的活,每天也只有四五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尤长靖知道,宝宝七个月的时候很容易早产,怀小贾的时候就险些早产,还好当时稳定住了。

像现在这样,剧烈的胎动尤长靖也有点发慌,他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林彦俊睡的也有些不安稳,频繁的做梦,总是有很多血,黏黏腻腻的,他突然看到满床的血和躺在中间肚子高耸的尤长靖,心脏收缩的疼痛,猛然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黑暗,摸到旁边尤长靖似乎有些颤抖。

“宝贝?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林彦俊轻声问。

“我……肚子痛……宝宝动的好厉害……腿也好痛……”尤长靖听到林彦俊的声音似乎得救了一般,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林彦俊赶紧打开床头灯,看到尤长靖额头上全是汗。帮他抹了抹额头的汗,释放着信息素,转身摸起床头柜的手机,电话很快就通了,说了一句“快点过来!”就挂断了,称呼都没有,尤长靖疼的已经来不及想这人是谁了。

“宝贝,你忍耐一下,乖。”林彦俊皱着眉头坐起来,要给尤长靖按摩腿。

修长的手刚碰到小腿,尤长靖就撒娇道,“不要~很痛的……”大眼睛泪汪汪的看着林彦俊,他的心里化成一滩名为尤长靖的水,低头吻上他的眼睛,又捕捉到他柔软的唇,虔诚的浅尝辄止,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肚子,一只手握紧他的手,说“宝贝,要是痛就抓我。”

尤长靖感觉腿上的抽筋好多了,只剩下酸胀的感觉,孩子的胎动还在继续,他闻得到橘子奶糖味已经充满整个屋子,浓郁的不像话。

林彦俊的手机响了,对方说,“开门。”林彦俊用手机连接的门锁立即开了门。

尤长靖见到来人的时候异常震惊,甚至忘了疼痛。“怎么是你……”

夏唯涉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提着巨大的医疗箱,“没错,是我。”

“有什么状况?”他边放下东西,打开医疗箱,拿出个可伸缩的输液架,支在地上。

“胎动……很剧烈……”尤长靖还在震惊中没太缓过来“你怎么当医生了?”又看向了林彦俊,他轻声说“一会和你解释。”

“还有其他的吗?”夏唯涉伸手仔细摸了一番尤长靖高挺的肚子,开口说“胎儿发育正常,你最近没休息好,加上ALPHA信息素不稳定,才导致的前兆性早产,不过没关系,打点安胎针,林彦俊注意多陪陪尤长靖,你们两个都不要熬夜,减少或禁止性生活,八个月的时候来找我入院观察吧,毕竟年龄不小了。”

被点名批评的两个人都有些脸红,尤长靖的胎动缓解了一点,看向林彦俊眼神示意他怎么回事。

夏唯涉无视他俩的眉目传情,挂好了输液袋,准备好一切,拉过尤长靖白皙的手,消毒刺入针头,和肚子的痛比起来,扎针真的是微不足道的痛,却看的林彦俊瞪大双眼,紧握着尤长靖的手,贴好固定胶带的时候才放松下来,摩挲着他手背。

“有椅子吗,我坐一会。”夏唯涉环顾一周,连个能坐的地方都没有。林彦俊把之前放在落地窗前的休闲椅在尤长靖怀孕的时候也搬出去了,怕他不小心磕到绊倒。

“你可以走了。”林彦俊抬头看看他,又低头盯着尤长靖。

“你会拔针哦?”夏唯涉咬牙说。

林彦俊摸摸鼻子,“咳,不会……”

“唉……”夏唯涉看林彦俊完全没有请他坐下的意思,直接盘腿坐在地上,反正是地毯,不会着凉。“不会太久的,也就四十多分钟。”夏唯涉抬头看着点滴速度说。

身体上的不适慢慢缓解的尤长靖渐渐有了睡意,朦胧中还是问出来“那次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才情况要紧,正式的打个招呼,好久不见了,尤长靖。”夏唯涉笑着。

“好久不见……”尤长靖礼貌性的回答。

“你还是那么可爱,当年真是鬼迷心窍了,为什么要害你呢。”夏唯涉自嘲的笑笑。

林彦俊黑着脸看他,“说重点。”

“好好好……”夏唯涉摊摊手。“我说我说,当年聚会的时候林彦俊临时标记我你是知道的,但是我和他的信息素契合度为10,基本没什么太大作用,他回去了之后短时间没什么问题,可是过了一会,就完全失效了,发情期的恐怖你也知道,我被我现在的ALPHA发现了,他把我带走了,我怀了孕,我老公大了我十岁,他父母双亡,我父母不同意,他就带着我走了,我生完孩子他资助我读了高三考的医学院妇产科,然后他工作原因出国居住,我也带着孩子跟着出国深造,今年刚回来。这就是自从那次聚会之后你们再也没见到我的原因,是不是以为我当时回家了,然后因为辩论稿的事情不敢见你,直接上大学了?”夏唯涉一五一十的交代了林彦俊临时标记他之后的事情。

尤长靖点点头还真是以为他直接上大学了。

“我还真没想到,林彦俊能为你做这么多,能是林彦俊拿着你写的辩论稿去找张老师。”夏唯涉摇摇头说。

高中生的暑假异常的短,短的就像只过了个周末,就开学了。

开学那天尤长靖看到早来翻书的林彦俊眼睛里写满了不可思议,“你……你怎么……”

“我不喜欢新闻系。”林彦俊决赛当天就提交了拒绝录取的申请,本来很开心的想和尤长靖说我们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相处,可他现在有在不爽的,聚会那天尤长靖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就回家了,林彦俊赶紧给他打电话也没有接,打开短信想发点什么,端着手机想了好久。

“你到家了吗”又删掉,太随意了。

“你怎么不接电话”删掉,像是质问,自己又不是他什么人,对哦,不是他什么人,没资格关心他,什么时候才能有资格呢?

相比较于不喜欢新闻系来讲,林彦俊更希望提前毕业,但为什么没走,他不想过无聊的生活。人就是这样,在没有接触过感情的时候,只想安稳平淡的度过一生,一旦有了萌芽,就疯狂的想要靠近,不想错过。他是个聪明又明了但不擅于表达的人,喜欢,不一定表露出来,却可以慢慢渗透。他既期待着未来的甜蜜,又害怕尤长靖会像铃那样受伤害而离他远去。喜忧参半,林彦俊选择改变自己,令自己强大到可以保护所爱的一切。

而接下来的几天都在赶作业中度过,两个人都无暇顾及到联系彼此。

尤长靖低着头“哦”了一声,在想什么啦,他怎么可能因为你才留下来,他那么酷的人,肯定有自己的人生规划啊,不会为了什么而改变的。尤长靖轻轻摇头,默默的坐下,整理着要交的作业。

“你的辩论稿给我。”林彦俊知道这个象征着尤长靖失败的证据一直被他夹在他自己的本子里。

“你要做什么?”甜心都没有在笑了,一定是为最近的事烦心。

“给我了啦!”尤长靖对林彦俊这种近乎撒娇的要求语气根本没有抵抗力。

就像林彦俊说“我面包美了啦!”他就只能说“好啦好啦,我去给你买~”然后叫上小芙小超人去小卖部买回一堆吃的,正好他自己也饿了,可最后小面包还是大多数进了他自己的嘴,林彦俊根本没有在吃多少的。

尤长靖认命的翻出辩论稿,递给林彦俊,“你说你要做什么啦!”

林彦俊抽出他手里的写满字的纸,站起来,“去找张老师”

尤长靖瞪大了眼睛追上去,“不要~回来啦!”

尤长靖拉住林彦俊的手,林彦俊愣了一下,反手抓住尤长靖软嫩的手,微微低头看着尤长靖水润褐色的双眸认真的说,“你跟我去,我跟你讲,这种事情最终的结果可以交给老师来评定,但绝对不可以忍气吞声!”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从未见过的激动,心里有些感动,这是不是代表,他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了?

林彦俊搂住尤长靖的肩膀,这种林彦俊自认为的挟持令尤长靖害怕被感觉到不正常的心跳,他挣扎了一下,挣不开,反而被搂的更紧。

走廊里有很多人侧目,尤其是追求林彦俊被拒的男生女生们。

张老师听着他们讲完的整件事,看了看辩论稿,确实如此,可夏唯涉的状况他是知道的,最重的处罚也就是取消国立大学录取资格,其他都不会受影响,而现在,夏唯涉已经没办法继续上学了。

张老师看着这两个人,一个无所畏惧我行我素,一个乖的不得了不会得罪任何人,很信任他们,但也没办法承诺他们什么,“我知道了,会严肃处理的,真正有实力是不会被埋没的,越努力越幸运,你们回去好好上课吧。”

“知道了。”林彦俊扯着尤长靖的手走出了办公室。

“诶?张老师再见……”尤长靖被拉的踉跄也没忘和老师道别。

张老师看着两个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前段时间刚回国的时候,我请张老师吃饭,张老师还说,当时看你俩就不太对劲,一个ALPHA一个没分化,产生出来的氛围却是像标记过的AO一样,你们还真是神奇诶!”夏唯涉揶揄的笑着脸色红润了些的尤长靖。

“什么啦才没有~”撒娇的语气惹的两个人都想的起少年时的纯粹时光。

林彦俊勾起嘴角,曲起手指,温柔的用手指背滑过尤长靖白皙光滑的脸,“睡一会儿吧。”

尤长靖支撑不住困意,加上输液里本来就有安眠的成分,终于睡了过去。

————TBC

评论(10)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