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开学(执峰/甜饼)
现代校园一发完,如果他们不是明星,没有出道,只是兼职直播的某网新晋主播,平平淡淡的甜甜蜜蜜的小日子会是什么样,执峰是室友上下铺,对象关系,学校在东北这旮沓。ooc我的锅!来自本人刚开学对寝室寒冷的深深怨念……
——————
对于一个山东汉子和甘肃男人来说,东北的冬天,还是太冷了。
吕鋆峰托着行李箱连哈带喘的爬到七楼时已经累到崩溃,对于一个一假期没爬过楼的人来说,带着二三十斤的行李箱爬楼真是挑战自身极限。
寝室的其他人都到了,除了赵志伟。房间里的场面很混乱,床单与被褥齐飞,地面共垃圾一色。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冷气扑面。
大三开学的第一天吕鋆峰就感受到了来自学校寝室的深深的冻意。
吕鋆峰此时是懵逼的,他裹紧大衣坐在行李箱上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点开署名“老赵”的聊天框,上一条停留在五分钟之前,吕鋆峰发的“等你,么么”
他飞速打字“老赵!!!你到哪啦!!!场面混乱快来护驾!!!”
“哎呦,大峰!咋的两个月不见,你想的只有你家老赵嗷?”本地室友A这样说。
“滚犊子!”吕鋆峰在东北呆的别的没学会,东北话倒是说的溜。
“臣还有五秒钟到达战场!”赵志伟这样回的。
“五”吕鋆峰默数着。
“四”快了。
“三”好像有托行李箱声。
“二”
“一”回头,果然是赵志伟的笑脸。
吕鋆峰伸手要抱抱,赵志伟长臂一捞,抱着他转了一圈。
室友ABCD选择性眼瞎,单身狗不能理解,都处了两年对象了,怎么还和头一个月那样腻歪,然而他们忘了有句话叫小别胜新婚,何况是两个月的大别。
“大峰,你怎么瘦这么多?”即便天天视频,但抱着的感觉明显没有放假前重了,虽然以前也没多重。
“哼,直播的时候看谁还说我是包子脸萌受,看我眼神,攻不攻!”吕鋆峰用他自认犀利的眼神试图秒到赵志伟。吕鋆峰从朋友那接了个在网站上直播的兼职,一天直播一个小时,一个月给一千。
赵志伟认真看着他两秒,笑了。
“赵志伟!”吕鋆峰气鼓鼓的还是个包子脸。唉~老赵,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是啊,羡慕吧,我都替你长了。”赵志伟得意的笑着。
“好好好”包子脸立马笑开。
     室友B捂着腮帮子说“啧啧啧,真羡慕,酸的我牙疼,哎呦呦~”
回答他的是吕鋆峰练到精髓的“滚犊子!”
收拾好行李和寝室时已经是五点多了,天擦黑,众人一致决定出去聚个开学餐。
晚上比白天又降了几度,从山东来的吕鋆峰差点没穿着破洞裤就来东北了,被赵志伟一个长途电话从即将迈出的大门口打到了衣柜前,“我可不想七八十岁推着轮椅逛公园!”赵志伟就说了这一句话,挂断了,独留吕鋆峰一人在衣柜前思考人生。
“妈!我秋裤呢!”吕鋆峰中气十足的一声。
吕妈妈翻着白眼,给他一指打开的柜子最底下那层,“反悔啦,我让你穿你不听,唉,儿大不中留啊……”摇着头给他关了门儿。
即便穿着毛衣秋裤,东北冬天后尾儿的寒风还是往骨头里扎。
六个男生站在公交车站也是浩浩荡荡的像要打群架。
吕鋆峰裹着大衣抱着胳膊冻得直打牙颤,赵志伟凑过去,趁黑握着他的手,小声说“让你穿羽绒服,非要穿大衣,冷了吧,该!”说完双手搓了搓吕鋆峰冰凉的手。
吕鋆峰自知理亏,扁扁嘴“都快赶上我妈了!”
在万达的二楼三楼转了两圈,饿的前胸贴后背,走不动了停在南京人家门口,决定就这个了。
六个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点了五个肉菜,五屉小笼包,鉴于刚开学就不喝椰汁了,只要了几厅可乐,末了服务员重复菜单的时候,赵志伟说“再来份阳春面。”吕鋆峰的眼睛唰就亮了,看着旁边的赵志伟一脸我太懂你了的表情。
上来的菜都放在吕鋆峰面前可他都只吃了一口,然后给赵志伟夹菜,他就等着面呢。
一大碗面,看着很好吃的样子,吕鋆峰挑起一筷子,送到嘴里,然而就是开水煮面放了些酱油,并没有想象中的味道。
赵志伟看他一脸失望的样子,问他“不好吃?”
“还没你做的好吃。”这是实话,毕竟做面是赵志伟的家乡特色。
“大峰,想你奶奶做的面了?”室友C问吕鋆峰。
“你那天竟然直播吃面,还是九点多!深夜放毒!”室友D提高着音调。
“哈哈哈!”吕鋆峰发出他特有的杠铃般的笑声“要的就是深夜放毒!我吃饭你们还让我唱歌,毒一毒你们怎么了!”
室友D刚要怼回去看见赵志伟的眼神,忙说“不怎么不怎么,峰哥有人罩!”
几人撞杯喝可乐一笑泯恩仇。
到寝室时快八点了,吕鋆峰懒得爬上去,换了衣服就坐在赵志伟床上调好角度,急匆匆的开了直播。
“HELLO,HELLO,大家好,嗯,对,我在学校。”
赵志伟不反对他直播,但是和他说好了,有一条,就是如果有人骂他,一定怼回去!最开始时确实有人骂他,说他长的娘,说他不会直播就是为了赚钱,甚至有调戏他的猥琐男,赵志伟气的给号开了大V全怼回去了。经过一个月的现在他完全不用担心,有一大批小迷妹,有一个炸刺儿的出现,这些小迷妹能给他怼的妈都不认识。
弹幕说“求看峰苏大大!!!”下面跟着排了满屏队形。她们只知道峰苏是吕鋆峰的室友。
峰苏就是赵志伟的号,当时几战成名,现在的小迷妹中领导力量就是他当时的嫡系部队。
屏底弹出“峰苏进入直播间”
跟着出现的就是“活捉峰苏大大!!”
“求合体!!!”
“前排留影[耶]”
……
吕鋆峰抬头看看赵志伟,笑着说“他是我的,不给看!”
之后就被“狗粮”两个字刷屏了。
闹腾到十点半,宿管大爷一秒钟都没多给,准时熄灯了。
吕鋆峰爬到上铺,被窝里冰凉冰凉的,好在刚才直播的时候捂热了老赵的被窝,他边瑟缩着边想。
渐渐的周围呼噜声此起彼伏,吕鋆峰还是被冻的毫无睡意。
他探头用气声喊“老赵,老赵!”
赵志伟坐起来摁亮了手机,看着他露了一半的脸和垂下来的刘海问“怎么了,睡不着吗?”
吕鋆峰爬下来,被冻得发抖,赵志伟拉他上床。一张单人床,两个一米八以上的男人,都侧着身,双腿彼此缠绕,胸膛紧贴着,双臂抱紧,互相取暖。
“唉,小包子,你要是没有我可怎么办?”赵志伟调侃道。
“没有你,我就去当网红!那么多小迷妹争着抢着说爱我!要给我生猴子!嗯……可是她们不能陪我吃饭,不能陪我上课,不能抱我睡觉,不能陪我到老……赵志伟,非你不可……”吕鋆峰越说声越小,最后根本听不见了,可是赵志伟听见了,用心听见了。
赵志伟看着黑暗中他的小包子难得的认真脸,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用尽了技巧套路,把吕鋆峰吻的昏天暗地。
他一脸平静的说“好了睡觉吧,明天第一节就是高数,这学期要是再不及格我就不陪你到老了。”
吕鋆峰无力说话白他一眼,睡觉了。
END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