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长得俊】我永远是你爸爸8

ABO,全是脑洞,没有真实情况,ooc是我的。

小虐怡情,不要打我,爱你们❤

8

还没有上课,林彦俊轻声叫他前面的小孩“尤长靖。”

尤长靖抬头看看老师还没来,同学们都在自己座位上都在讲话教室里乱哄哄,才敢转过身白嫩嫩的手紧紧抓住林彦俊的笔袋,眼眶有点发红“对不起……林彦俊,没能和你一起进决赛……”他咬着嘴唇,不敢看林彦俊。

林彦俊本来就不太好的心情更差了,本来就不是尤长靖的错,他明明很努力,为什么结果会这样?人做事,就一定要付出应有的代价和收获的回报,这种不公平的事,不ok。

林彦俊心里有了计较,就不会去纠结某个问题,不如讲点其他的,于是他问尤长靖“你是跳级上来的吗?”

尤长靖有点懵,怎么突然问这个?“不……不是啊……我94的……”

这回轮到林彦俊懵了,一直认为的糖果甜心可爱小孩竟然比自己还大?那……岂不是快要分化了?有点期待是什么情况?

市辩论会在燥热的七月份举行,市大剧院是个能容纳上千人的舞台。张老师带着班里其他报名但没入选的人来看,尤长靖也在其中。

台上的林彦俊发挥的很稳定,灯光散下来他的五官立体棱角分明又带着些少年的稚嫩感。尤长靖握紧着手,心里扑通扑通剧烈的跳动,林彦俊果然是适合这种万众瞩目的吧,他那么帅,又那么有才华,像是夜空中正在发光的星,没有普照大地的热情洋溢,却是不可缺少又让人仰望,这么好的人,以后一定可以是很厉害的人,不像自己,辩论稿都看不住,只能在台下,在黑暗中,去倾心,去爱慕。

张老师突然凑过来和尤长靖耳语“林彦俊赢定了。”

尤长靖被吓到,睁大了眼睛,轻声嗯了一声,他不明白张老师为什么只提到林彦俊?

林彦俊带领的校队站在舞台中央举着奖杯和市国立大学的铜底烫金录取通知书时,张老师和尤长靖并不意外。

各校代表发言的短短几分钟,尤长靖已经想到了林彦俊会和一个温柔美丽的OMEGA结婚生子,拥有完满家庭,成功事业。而自己,会在哪里?会怎样平淡的一生,对林彦俊的感情,就放在心底吧,他不会喜欢自己的。

张老师拍了拍尤长靖的肩,示意他要走了。尤长靖回过神来,点点头站起来跟着张老师走了。

庆功宴定在第二天的晚饭,全班学生都去,张老师请客毕竟有两个学生就要直接升入大学了。

班长觉得可以借机会搞一下班级聚会,就偷偷和几个班委商量,张老师走了之后,同学们再去k歌。

这种消息流传的极快,几分钟之后,同学们就都知道了这个心照不宣的秘密。张老师看着周围学生的细微变化,心里一笑,小孩子们,知道你们有什么小九九。之后假借有事就走了。

KTV里,一群即将成年的孩子们,包房附带的酒水全选择了啤酒,连一瓶解渴的水都没有,人手一瓶,必须喝。

林彦俊一直坐在尤长靖身边,尤长靖今天都没怎么和他说话,明明自从放暑假有十多天没见了,没和他联系过,竟然也没拉着他讲这些天有趣的事。

“怎么,有什么事不开心吗?”林彦俊喝了一口啤酒,侧着头靠近尤长靖的耳朵问他。

尤长靖睁大眼睛躲了林彦俊一下,耳边酥麻,他喝了一大口酒,艰难的咽下去,“咳咳咳……”呛出泪花。

林彦俊皱着眉轻轻拍着尤长靖的后背,心里嘀咕,小甜心有点怪怪的,是分化了吗?知道我是A不敢靠近我?

林彦俊特意嗅了嗅,没有想象中的甜味,却是一股浓郁的薄荷味从不远的地方飘过来,不是那么甜美可的确是OMEGA的气息。

夏唯涉几乎是冲出包间的门,尤长靖没注意到,抬头看看林彦俊,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包房门,除了还在小幅度晃动,不知道谁出去了。

“林彦俊……要上大学了,开不开心?”林彦俊低头就能看到尤长靖勉强还要很甜的微笑,可他没低头,甚至没听清尤长靖说什么,就跑出去了,也没看到尤长靖瞬间消失的笑容和紧紧咬着嘴唇。

卫生间里充斥着浓郁的薄荷味,夏唯涉瑟缩在隔间里,忍受着身体上的不适。

“啪啪”两声拍门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橘子味,“开门。”

夏唯涉颤抖着说“林彦俊!我知道我们有仇!你可以用任何方式报复我……但……求求你别用这样的事……”

包房里,陆小芙和小超人看林彦俊出去了,开心的到尤长靖身边,“小尤~那个大猪蹄子终于要走了耶~”小芙和尤长靖碰碰酒瓶,“来来来,庆祝一下啦~”

尤长靖勉强笑笑和小芙小超人碰杯,是啊,他要走了,上大学了,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这个时候有些羡慕夏唯涉,虽然他有些坏,但能和林彦俊一起继续比下去,环顾了一周夏唯涉也没在……

尤长靖想着,猛的喝了一口酒,咽下去之后,感觉到胃里一阵绞痛,又有些恶心,“我去卫生间……”还没等说完就跑出去了。

“开门”林彦俊有些不耐烦,是讨厌他没错,可现在这种状况,要是被更多人发现了,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不!”夏唯涉喊出来。

“那你等死吧。”林彦俊皱着眉头,心里杂乱,夏唯涉的信息素太过激烈根本不吸引林彦俊,甚至有些排斥。

过了一分钟,门被打开了。

尤长靖跑到卫生间,一晃神看到他熟悉的背影,林彦俊。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推开隔间的门,将里面的人拽起来翻个身。他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门被关上,里面传来隐忍的一声叫,撕裂着尤长靖的心,他听听的清清楚楚,是夏唯涉的声音。

尤长靖跑到隔间里锁上门,将胃里翻江倒海的东西全吐出来,因呕吐逼仄出来的生理泪水掩盖了心脏抽痛而哭的眼泪。滑坐在地上,听着隔壁两个人走出去的声音。

评论(28)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