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长得俊】我永远是你爸爸7

ABO,全是脑洞,没有真实情况,ooc是我的。

发掘不一样的小尤✌✌解决一下历史遗留问题~爱你们❤

7

周日上午十点,尤长靖醒的时候,小贾在床边捧着脸看他。

“唔……宝贝……早啊……”尤长靖还没怎么清醒。

“爹地,弟弟乖不乖?”小贾好奇的问。

“很乖哦,他都不怎么闹爹地的。”尤长靖笑的很温柔,轻轻的摸上快六个月的肚子。

“你爸爸呢?”尤长靖没感受到林彦俊的信息素,有点和平时不一样。

“爸爸去公司了,七点多走的。”小贾笑了一下。“爸爸说不要吵醒你,他还做好了早餐,让我等你醒了端过来和你一起吃!爹地你躺好,我去端过来!”小贾一口气说完起身要出去。

“等等等等等!”尤长靖制止了小贾。“等爹地洗漱完了去餐桌上吃啦。”

尤长靖挺着肚子进了厨房热菜,之前都是他在做饭,或者工作太忙的时候两个人直接在公司点外卖了,再次怀孕之后也是尤长靖强烈要求自己做饭,不请阿姨,也不让林彦俊做饭,林彦俊总在厨房陪着他帮他打下手。所以这些年来林彦俊主厨做饭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每次都是弄得鸡飞狗跳。尤长靖看着三样简单的炒菜,觉得今天竟然没有很吵,值得表扬,回来一定要夸一下他的菜很好,各种好。

“爹地,你觉不觉得,这个菜有点咸?”小贾在爹地这个闭眼吹老公的人面前,还是选择了一个委婉的说法,其实何止有点咸,他怀疑盐罐子都空了吧?

“还好啊,我觉得不错内!是不是宝贝你口太轻啦?”尤长靖吃了一大口饭,一定要在孩子心里树立爸爸的全能光辉形象。

小贾咽了咽口水,道理我都懂,可是爹地你倒是别吃一口菜一碗米饭都快进去了啊……“可……可能吧,爹地你慢点不要噎到哦!”小贾附和,求生欲旺盛。

吃过饭后小贾回自己的房间写作业去了,尤长靖收拾好厨房在客厅里缓慢的走动。他的盆骨比一般人窄一点,也是因为骨架小,怀小贾的时候整个人很瘦,只有肚子高高隆起,最后三个月都是在床上度过的,生的时候剧痛无比,像是要撕裂了一样,林彦俊又没在他身边能用信息素安抚他,最后只能剖腹产。吃过这个亏,尤长靖每天都在进行缓慢的运动,让自己健壮一点,孩子不要长的太大,到达标准就好。

小贾写完了一科作业,出来喝点水,就看到尤长靖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皱着眉头似乎不太舒服。

小贾去尤长靖和林彦俊的卧室拿出林彦俊的睡衣,盖在尤长靖身上。他还没分化,但是高中开始有生理老师教他们除了ABO分别之外更深层的东西,比如怀孕中的OMEHA很依赖ALPHA,而且月份越大越依赖,如果他的ALPHA不在身边,就有点糟糕了,最好能给他们带着自家ALPHA信息素的东西,衣服啦用的东西啦之类的。

盖上林彦俊的睡衣,尤长靖似乎舒展了一点眉头,小贾轻呼了一口气。想着,爹地真的是太辛苦了,听说当年生自己的时候爸爸还不在爹地身边,那就更辛苦了吧?一定要好好爱爹地。小贾握握拳头,回屋继续发奋学习。

尤长靖醒后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多了,看到了身上盖的衣服,明白了小贾的想法,轻轻笑了笑,拿起来嗅了嗅,满满的林彦俊的信息素味,清新的令尤长靖舒服,肚子里的小宝宝也动了动表示舒服。

林彦俊还没回来,也没打过电话,尤长靖当他肯定在忙的,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即便尤长靖是林彦俊的秘书,都有可能一整天见不到面,也不会打电话,各忙各的。

如果又忙又遇到尤长靖发情期,他们就会在办公室配套的卧室里做,林彦俊会发狠的做到尤长靖昏睡过去后加紧工作,而且每次做完都会给迷迷糊糊的尤长靖喂避孕药。等尤长靖醒了需要时就继续做,稳定一点就在床上办会儿公。林彦俊那段时间会很累没什么太多时间睡觉,但是很幸福,爱人在怀,工作又没耽误。这次的孩子是个意外,尤长靖那次的发情期反应很激烈一直缠着林彦俊,工作的压力和连续几天高强度的运动让他有些疲惫,做完后两个人都睡着了,将避孕的事忘得很死,就中了。

尤长靖抵不住困意,睡到了五点多的时候。他缓了缓起身开始准备晚饭,又长大点的宝宝已经很影响活动了,尤长靖艰难的拿出冰箱里的食材,洗好切好的时候已经满头大汗了,平时这些工作都是林彦俊在做的。尤长靖扶着腰站着缓解着全身的不适。

小贾从卧室里冲出来的时候尤长靖已经坐在沙发上喘气了。

“宝贝,作业写完了吗?”尤长靖笑的很温柔,又有些疲惫感。

小贾乖巧的坐在尤长靖旁边“嗯!写完了!还复习和预习好了,爹地,我答应过你的会好好学习!”

尤长靖笑着摸摸小贾的头,“嗯,爹地一直都相信你的,我们小贾那么聪明。”

尤长靖让小贾打开电视,调到网络电视他正在看的老剧,林彦俊不准他看太久,每天只能看两集,他每天在家都很无聊,林彦俊虽然也在家,但一直都在书房,也不许他进书房再考虑工作的事,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唯一的娱乐就是看一会剧。林彦俊好不容易不在,一定要看个爽。

小贾觉得剧没什么意思,就在和福西西发微信,他发了一会,感觉尤长靖也是看的心不在焉,偷偷给林彦俊也发了微信,却没有得到回复。

七点多的时候林彦俊还是没回家,尤长靖有点担心,问小贾“宝贝,你饿了吗?”

小贾点点头,“爹地要做饭吗?”

尤长靖点头“嗯,爸爸可能要晚点再回来,我们先吃吧。”

小贾犹豫的点头,爸爸到现在都没有回信息。

趁着尤长靖炒菜的时候,小贾打电话给林彦俊。打了几通都没人接,他有点着急,但又没法和尤长靖说,怕他会担心。其实以前也有过,小的时候他在爷爷奶奶家,爸爸爹地总也不回家也不给他打电话,直到快上初中才三个人一起生活。小贾其实很乖,而且学习很好,就是想让爸爸和爹地关注他一下,才故意皮一下,被爸爸武力压制也是开心的,爹地的温柔教导也有认真的听。所以小贾觉得爸爸那么厉害的男人,肯定是工作的关系才没有接电话的,那就不要打扰他了。

小贾帮尤长靖摆好碗筷和饭菜,两道家常菜,看上去就比林彦俊做的简直提高了不止两个档次。

菜很淡,淡到根本不用吃主食,这绝对不是爹地的正常水平,小贾没有讲出来。饭桌上的气氛有点怪,小贾感受的到爹地魂不守舍,也没有了平时叽叽喳喳的心情。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林彦俊依旧没回家,剧看到了结局,以两个人因为爱的太紧,放开彼此而结束。尤长靖看着表叹第十次气的时候,小贾忍不住问“爸爸怎么还不回来?”

尤长靖愣了一下,笑的毫无生气“小贾你先去睡吧,明天还要起早上学,我等他就好了。”

小贾顺从的点头,道了晚安回屋,又偷偷给林彦俊打了几个电话,还是没人接,小贾叹了叹气,继续和福西西发微信说他爸爸还没回来的事,聊着聊着,福西西打字“我姐姐说林叔叔在应酬,但是很奇怪姐姐说不能告诉小尤叔叔??”

“!!!???为什么啊???爹地一直在等诶!能不能让姐姐告诉我爸早点回来?爹地身体不能熬夜的!”小贾爆手速的一段文字发过去。

“我试试吧,不知道姐姐还在不在饭店,姐夫去接她了。”福西西说。

过了一会儿,福西西又来了微信
“ok啦,姐姐说林叔叔知道了,一会儿就回去了”
“你早点睡啊!明天别迟到了!”
“还有!一定不要告诉小尤叔叔!姐姐特意说的!!!”

“知道啦!”
“每回迟到的都是你吧???”小贾放心了许多,扒开门缝看尤长靖又坐在沙发上睡着了,蹑手蹑脚的去他们房间取了个小毯子,盖在尤长靖身上。

回到自己屋的小贾看到福西西最新一条的微信“我的晚安吻呢?”

“木马”
“晚安。”小贾回他。
福西西回了他一个新用自己自拍做的晚安的表情包,小贾果断存图。

钟表指向十二点半的时候,林彦俊终于回来了。

他看到了缩在沙发上的人,是他心尖上的人,从知道自己喜欢他开始就是。

“你回来了……”原本清亮的嗓音因为刚醒有点沙哑,朦朦胧胧的,传到林彦俊耳朵里平添几分蛊惑,信息素控制不住的散发。

林彦俊走到沙发边,皱着眉说“怎么睡在这了?”

“你喝酒了?”
尤长靖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还有淡淡的OMEGA味,但他没提。他对酒味很敏感,以前是工作关系不得不喝的时候才喝几杯,马上就会有反应,脸不红头也不晕,就是胃不舒服。

头几年初出茅庐的两个人为了能得到认可和指教,数不清的应酬,尤长靖越喝脸越白,胃里绞痛,就因为那是个大客户一直让他喝,他强忍着到酒局结束。第二天就住院了,被林彦俊禁止喝酒。后来那个大客户,让林彦俊整的倾家荡产还在欠林彦俊钱。

最近几年他们不需要再通过那种方式,林彦俊喝的也都是红酒,不怎么有味道的。这次显然喝的不少而且不是红酒。

“喝了。”林彦俊脱了西装随意的坐在旁边单人沙发上,离尤长靖有点远,后仰枕在沙发背靠垫上闭上眼睛。

“饿不饿?我去给你热菜……”说着尤长靖支起身体,缓慢的站起来。

林彦俊皱着眉看着他的动作揪着心,他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一下拉住他手腕,一把骨头,林彦俊感觉自己的手能扣两圈,眉头皱的更深。“我不饿。”

“你怎么了?”尤长靖有点担心,“是不是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

林彦俊松开他的手腕,站起来,“你就不关心关心我吗?一天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你很忙是不是?忙着看你那个狗血剧吗?我如果出去不是工作呢?我出去和别人喝酒聊天,和别人接吻做爱,你会怎么办?”他的眼神里充满了阴霾,散发的ALPHA气息直逼的尤长靖腿软。

“林彦俊……”尤长靖知道他是在耍脾气,撒酒疯,不能和他逆着来,“对不起啦,我怕打扰你工作啦,之前不也是工作起来一天不联系也很正常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你第一次怀孕的时候和我说对不起,你生小贾之后伤口裂开疼的直哭和我说对不起,你胃病住院的时候和我说对不起,你加班到晕倒醒来之后和我说对不起,今天又和我说对不起!你到底在对不起我什么啊?”林彦俊细数着尤长靖对他说过的对不起,每次想起都是掀起结痂的伤口。林彦俊很生气,气自己没照顾好他,也气他为什么要对不是他的错的事道歉。

尤长靖看着他咬咬嘴唇又松开说,“林彦俊,这些事,都不是我们愿意造成的结果,可是总要有个结束还要继续生活下去,如果我们都沉默,这会变成我们之间的障碍,聚少成多的最终成为一个过不去的坎。”

林彦俊深吸了一口气,“你为什么不跟我撒娇?不跟我讲?不跟我哭闹?非要那么冷静的道歉。”林彦俊沉默了一下,“我很怕,我们在一起十七年,我都在怕的,你平时会跟我撒娇跟我闹,工作的时候又认真只履行秘书的职责,遇到事情又那么冷静疏远的跟我道歉。我怕你会厌倦,我怕我一睁开眼睛你就消失不见了,到我找不到你的地方。”

“所以说,你是怕我不是真的爱你,而是因为你标记了我,有了孩子才和你在一起的对吗?”尤长靖不笑的时候的冷漠比高中时期多了几分冷艳,“所以你努力的对我好,有求必应,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对吗?”

“对。”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的神态,心里像是被密密麻麻的针一下一下的一起刺入拔出再刺入。

尤长靖看着他,这个男人和他生活了十七年,他第一次知道,他有这种想法。他突然想起白天看的剧,两个人太爱了,产生了无数的猜忌与不安,都累的喘不过气来,最终以分手告终。但是尤长靖不相信能和眼前这个昨晚上还亲吻温柔抚摸他的男人,说分手就分手,“那我们离婚吧。”他还是说出来了,赌气的说出来了。

“你说什么?”林彦俊紧紧箍住他的两只胳膊“你说什么!”

“既然我们都这么痛苦的装作甜蜜,不如离婚吧。”尤长靖努力忍着不释放信息素,无法让林彦俊感受到他疼痛的内心。

“你想都别想!你只能是我的!哪也不能去!听到了吗!”林彦俊摇晃着尤长靖的上身。

尤长靖看着他,一句话不说。

“你说话啊,我这辈子都不会和你离婚的,你就算装也得在我身边装一辈子!”林彦俊眼眶发红,心里疼的快不能呼吸,脑子里闪过一幕幕都是尤长靖朝他笑的很甜美,很撩人,很迷醉……“我不信你不爱我!你是爱我的对不对?你对我道歉是要度过那个我们都无法挽回的错误对不对?是我太倔强不会先开口你才先说的对不对?”

尤长靖感受到林彦俊浓重压抑的信息素,却没有令他躁动刻意压制他的感觉,肚子里的宝宝很闹腾,似乎是也感受到了爸爸的信息素。他很心疼让林彦俊那么伤心,可是他被误会了也很伤心,他必须让林彦俊自己转过来这个弯。

“林彦俊……”尤长靖的泪划过白皙的脸颊,声音委屈又勾人,散发的信息素甜腻又泛着苦涩。

林彦俊把他紧紧搂在怀里,像是失而复得的宝贝。窝在他脖颈里,闷闷的说“我要听你说你爱我……”

“真是的,有时候觉得小贾都比你懂事,你那些书都白读了吗?这点道理都不懂!”尤长靖摸摸林彦俊后脑勺的头发,硬硬的,真是个倔强的男人。

林彦俊抬起头,盯着他的嘴唇,说,“你那些言情剧都是白看的吗,不懂得越爱越紧张吼?”

林彦俊用拇指擦掉了尤长靖落下的泪,尤长靖笑了,“傻子。”看着林彦俊近在咫尺的脸,说“林彦俊,我爱……”

那个你字被吞在了迫不及待的吻里……

第二天林彦俊帮起不来床的尤长靖揉着腿,尤长靖问林彦俊,“为什么昨晚突然说那些啊?”
林彦俊想了想认真的说,“之前没什么时间细想,一切都是本能的爱你,对你好,陪你度过发情期,可是这段时间你在怀孕,我不忙的时候就在回忆结婚之后这些年的事情,就觉得,诶,好像是有点不明确诶,我呢,是个坦荡的灵魂,当然要明确感情上的事喽!倒是你诶,为什么故意说离婚这种话?嗯?刺激我很好玩吗?心脏差点跳出来吼!”

尤长靖笑的一脸得意,心想,这叫御夫之术,小一岁就是要被我压死死!“当然啦,看你那个样子就很~刺激!”

林彦俊酒窝深陷,俯身吻住这个调皮的人,终于知道小贾像谁了。

尤长靖闷哼一声,推开林彦俊,软软的说一句“你儿子踢我诶……”

“等他出来,我帮你教育他……”说着继续亲着粉嫩柔软又能说会道的嘴,散发着信息素温柔的围拢尤长靖。

————TBC

终于懂什么叫爆肝了,熬夜真的肝疼😂😂😂

评论(24)

热度(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