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长得俊】我永远是你爸爸6

ABO,全是脑洞,没有真实情况,ooc是我的。
抱歉小宝贝们,卡文加上本人这几天一直在写论文,论文写的快哭死😭😭😭

甜甜甜的橘柚才能安抚我的心灵,是不是也能安抚你们的心灵呢😌爱你们❤

6

林彦俊和呆福瑞的公司合作,要一起出差两天,呆福瑞还有别的事要处理,送陆小芙过来后就先走了,机场汇合,小贾上学去了,晚上才能回来。

林彦俊穿好了西装,行李已经被公司派来的助理拿去车里了,他站在门口有些不舍,看着陆小芙扶着自己的小甜尤,尤长靖一手扶着腰,往前走了两步拍一下他胳膊,“好啦,快走吧,两天而已,我会想你的!”

林彦俊单手搂住尤长靖,在他额头亲了一下,散发着安抚自家OMEGA的信息素“宝贝,我很快就回来的。”另一只手抚摸着五个月的孕肚,很圆润,里面的小宝宝似乎感受到爸爸的信息素,轻微的动了动。林彦俊笑的温柔,缓慢的抚摸着尤长靖的肚子。异常敏感的身体受不住ALPHA的撩拨,尤长靖眼神迷离的身体慢慢软下去,完全靠在林彦俊身上。

陆小芙非常想自戳双目,看到尤长靖的状况,赶紧叫停,“诶诶诶!做个人好吗?你们可以了吧?两天而已诶?不要这样的吧?我不是也要两天见不到呆福瑞??”

尤长靖勉强把自己从林彦俊身上撕下来,陆小芙扶着他,省的他腿软摔倒。

林彦俊终于走出了家门。



年级内部的battle进行的很顺利,年级剩下的五个人中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夏唯涉和两个其他班级的同学。校决赛的抽签是林彦俊抽的,第一轮,和高三,反方,林彦俊觉得小孩会很高兴。

作为年级语文组组长,张老师分析了一波五个人的情况,定了位置,并驳回了夏唯涉二辩的申请。林彦俊一辩,负责阐述观点,尤长靖二辩,夏唯涉三辩,与对方进行激烈辩论,其他两人顺位,做最终总结。

夏唯涉知道这个排序时肺都快气炸了,二辩和三辩都是精彩的地方,可三辩的位置,总归很尴尬,他气不过,凭什么尤长靖是二辩!

陆小芙小超人真正的升华为“塑料姐妹情”是从他们叫他“小尤”开始的。

“小尤,我们去食堂吧!”
“好~”
“小尤,我们去小卖部吧!”
“好~”
“小尤,你最近有在胖的诶……”
“what!!!”小尤咬咬嘴唇,“你们去吧……我不要吃零食了啦……”
听到尤长靖突然拔高的音调,林彦俊悄悄笑了,他也不知道在笑什么,很快就恢复了,专心看起书来。

尤长靖转过身来,曲起食指隔空敲敲林彦俊立起来的书,哦?今天换了诶,是《远山的回音》“叩叩叩!林彦俊,有空吗?”他模仿着敲门的声音来叫林彦俊。

“问我有空吗?有啊。”林彦俊扣好他的书,“什么事?”

“帮我看一下校决赛的辩论稿啦,拜托拜托……”尤长靖双手合十,无辜的大眼睛泛着星光。

“拿来。”林彦俊盯着尤长靖,这个小孩,确实有点胖了,下巴好像圆了一点,好像更可爱了,林彦俊抿着嘴唇憋着笑意看着尤长靖快速转身递过来一张纸。

林彦俊简单看了看论点论据的角度和语言,果然比正方的时候好太多,小孩真的有在高兴的吧?林彦俊想,什么时候也和他的语法一样了?有在……林彦俊摇摇头。

“不……不行吗……”尤长靖吞咽着口水,原本翘翘的小尾音都降下来了。

“没有,很好,fine”林彦俊肯定他,抬头看到放松下来的小孩,“尤长靖你最近是胖了吧?”

“没有!我80斤!角度问题啦!”尤长靖抬起下巴,下颌骨线展示给林彦俊看。想着,真的不能吃了,要是被林彦俊嫌弃就完了。

“好,你80斤,是角度问题。”林彦俊浅浅的露出酒窝。

那天的下午阳光刚好散在他们身上,初夏的阳光,明媚又温和。

四目相对的有点心悸,“林彦俊你在发光诶……”尤长靖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红了两张脸,只不过发光那个有点看不出来罢了。

林彦俊摸摸鼻子,低头指了指尤长靖的辩论稿,“诶,我发现你这句论证可能被对方抓到把柄诶……”

尤长靖顺着林彦俊指的方向看,老天野呀,手都那么好看……他悄悄吞口水没说出来,“哪…哪里?”

两人正在讨论着怎么改林彦俊突然闻到一股淡淡清新的橘子味,他问尤长靖,“你吃橘子了?”

尤长靖一脸茫然的摇摇头,微张的嘴有点丰润。林彦俊摸了摸鼻子,哦了一声,忽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该死的,为甚麽为甚麽为甚麽为甚麽来自灵魂的发问ALPHA的信息素这么清新合理吗??林彦俊叹了口气。

“林彦俊,你怎么了吗?”尤长靖觉得可能是自己的问题太大让林彦俊为难了吧。

尤长靖重新整理了一版,把林彦俊在旁边写的只有他自己能看懂的蚂蚁爬字的原稿夹在语文书里放好。

辩论大会校决赛,是个校级的大型活动,已经约定俗成的会在学校多功能大厅举行,台下全校的师生都会参加。

经过了高一和高三的辩论稍作休息后,是高二与高三的辩论。

林彦俊用自己的方式开门见山的阐明了己方观点,OMEGA不应该被单独分班,言辞激烈讲的淡定,却将观众激发起极大的认同感,讲完后他安静的坐下。

双方的二辩三辩开始展开激烈的争论。不知道从哪句话开始,夏唯涉的观点论据与尤长靖辩论稿上的内容完全相同,就连引证的事例都一字不落。

尤长靖慌了,自己准备好的说辞被队友说完,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林彦俊皱着眉头,抬头看看尤长靖,看到他慌张乱瞟的眼神不由的心疼,夏唯涉是怎么知道他的辩论稿的?

尤长靖觉得自己像一个傻子一样的只能呆呆的站着听着队友用自己的观点反驳着对方一句接一句,就像是他的思维一样,尤长靖刚一张口就被打断。夏唯涉讲出来的是改之前的版本,终于还是被对方抓到痛处。

林彦俊此时觉得尤长靖就像个被遗弃的洋娃娃失去了生气与灿烂的笑容,但这是一个翻身的机会,他伸出手轻轻握住尤长靖的手,软软的,手心里的潮湿,湿润了林彦俊的心。

尤长靖回过神来紧紧抓住林彦俊要退出去的指尖。

被对方怼的无话可说的夏唯涉紧紧握住拳头,恨恨的瞥了一眼尤长靖。

尤长靖无视他如刀的一眼,说出改进后的论证方法,说的对方哑口无言。

最终的胜方是高三的正方,最终的评分高二第一名是林彦俊第二名是夏唯涉,校队的队长是林彦俊。尤长靖在台下心里很不好受,不能兑现承诺了,说好的要一起去呢……

回到班级后,林彦俊被张老师叫走了。还没有上课,陆小芙和小超人问尤长靖上不上厕所,尤长靖说不想去就回了班级,回来后翻找着辩论原稿,果然没有了,他全身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回忆自己什么时候有机会让夏唯涉拿到辩论稿了呢?林彦俊的手好大,指尖有点点凉,是不是也有在紧张的……

“尤长靖!”夏唯涉的一声叫,引得周围很多人看过来。

尤长靖皱皱眉头,从小就很乖,从来不讨厌任何人的尤长靖,也没想到,会有些讨厌夏唯涉,不光是今天的事,这个人处处和林彦俊比,而且总在背后说林彦俊是个拿腔拿调的怪人,尤长靖都有听到,只不过没有和林彦俊说过,因为无足轻重,他知道林彦俊什么样子就好了。

“什么事?”尤长靖站起来,他不笑的样子有种令人发冷的漠视感,令心虚的夏唯涉背后冷汗。

“辩论的时候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说话?要不我们是不是就能胜出了?”夏唯涉装作很生气很遗憾的样子,觉得自己先发制人把失败归在尤长靖头上,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就不会有人听他说辩论稿的事情了。

“是啊,这回他怎么了竟然到最后才说话……”有人在小声议论。
“状态不好吧……”

“为什么你不知道吗?”尤长靖的委屈顿时全涌上来,眼眶泛红。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出错了还有理了……”

“我怎么会知道你在想什么?是最近压力太大了?赛前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可以临时调整啊!”夏唯涉演的逼真。

陆小芙和小超人到尤长靖身边时,看到尤长靖因为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的泪而抬起头。

“小尤,怎么啦?是不是他欺负你?”陆小芙指指夏唯涉。

尤长靖看得清形式,也明白夏唯涉这步棋是要做什么,摇了摇头。

“呦,这什么白莲花圣母情节啊?”女生总是善妒的,她嫉妒尤长靖可以离林彦俊那么近。跟着附和的都是爱而不得的可怜虫。

“你那是什么话啦?你以为写小说呢?那你就是看热闹的女n号!只会酸人的那种!”小超人毫不犹豫的怼回去,不顾尤长靖拉拉他。

嘴架一触即发,不可收拾,尤长靖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朋友,而有些平时都在一处嘻嘻哈哈的人,选择冷眼旁观,原来自己并不像看起来那样受欢迎。

陆小芙发现,对面的主要战斗力都是林彦俊的花痴女,所以他急匆匆的跑出教室,在走廊碰到同样行色匆匆的林彦俊。

林彦俊神烦张老师拖着他嘱咐一大堆无关紧要的,他只想知道尤长靖有没有很害怕,有没有很沮丧。

“林彦俊!快点回去!小尤挨欺负了!”陆小芙的话无异于在林彦俊胸口重重的捶上一下。

陆小芙发誓,认识林彦俊两年,头一次看到他除了体育课之外跑的这么快,话还没说完,人已经影都看不到了。

“就是尤长靖不对!拖后腿!”林彦俊刚进门就听到尖锐的女声。

“啪”的一声拍桌子的声音,教室里一下安静下来。

“里们这样能讲为甚麽不报名辩论赛吼!”所有人都震惊于林彦俊竟然会喊,让所有人有种压迫感,很多人都在猜林彦俊如果分化,一定是个ALPHA,此时,他们似乎感受到了,即使不分化也能感受到的来自高级生物强烈的压制,令所有人噤声。

上课铃的响起,让学生们快速散去,林彦俊走回自己的座位,好像刚才教室里剑拔弩张的氛围根本不存在一般。

林彦俊看着前面尤长靖因为低头而露出一小块雪白的后颈,那里在分化之后会出现腺体,如果咬上去……林彦俊摇摇头,他发现他太不了解尤长靖了,不知道他低着的小脑袋里会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看背影就有在很不开心。

“尤长靖……”这是林彦俊第一次主动叫尤长靖,让他有点吃惊,趁着还没正式上课,尤长靖稍稍回头,眼眶还是红红的。

“嗯……”软糯的鼻音让林彦俊心里像是被握住一样的挤压充血。


尤长靖挺着五个月的孕肚在客厅里晃,林彦俊快到家了,开心的冒泡。他看着电视综艺,端着陆小芙切成小块的哈密瓜吃,综艺很逗,他边吃边笑,就没注意到茶几角,抬腿的时候,重重的磕到小腿骨上,“啊!嘶……”

陆小芙听到尤长靖的声音,立马从厨房飞出来,“怎么啦!!!”

尤长靖坐在沙发上,眼泪汪汪的,因为弯不下腰够不到腿而抱着肚子等着腿上的疼痛感过去,肚子里的小家伙也跟着捣乱,不安分的动了动。

“撞到哪里了?有没有很痛?哎呀!别哭别哭,没事的没事的……”陆小芙看着他的肚子手忙脚乱的却不敢碰他。

“腿……腿磕到了……”尤长靖因为疼的说话都带些颤音,本来就像撒娇的音调,变得可怜兮兮的。

“是腿啊……”陆小芙松了口气,把他的腿搬到自己腿上,轻轻按揉,白眼一番,手边的电话就拨出去了“林彦俊我劝你最好快一点,小尤受伤了!痛得很呢!”

“嘭”的一声,门被很大力的关上。

“陆小芙,你就是这样帮我照顾人的吼?”林彦俊的压制感弥漫了过来,鬼知道听到电话里陆小芙的话,他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没有啦,只不过小尤发生什么事比较习惯的叫你,看你为他担心的样子我才有点欣慰他没选错人。”陆小芙边轻柔着尤长靖的腿帮他缓解边说。

“你哪只眼睛看到长靖选错人了?”林彦俊脱掉西装外套坐在沙发上,尤长靖很自然的靠上去。

“哼!一直都看到了!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把我的小宝贝拐跑还不好好珍惜!”陆小芙轻轻放下尤长靖的腿。

刚进门的呆福瑞听到陆小芙的话愣了一下“小芙,我也是吗?”

“啊~呆福瑞!!!”陆小芙快速扑到呆福瑞怀里“好想你啊~木马”陆小芙在呆福瑞的脸上大大的亲了一口。

呆福瑞搂着陆小芙温柔的笑着“我也很想你哦!”

“累不累?饿不饿?你先休息一下饭马上好喽~”陆小芙把呆福瑞推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转身摸摸尤长靖的脸,不理会林彦俊杀人的眼神,温柔的对尤长靖说“宝贝,一会就能吃到你最爱吃的椰浆饭喽~”

“好~”看着尤长靖甜美的笑陆小芙心满意足的起身去厨房。

呆福瑞摸摸脖子,“那个,我去看看小芙……”说完起身逃走了。

呆福瑞和陆小芙一走林彦俊肆无忌惮的一手搂住尤长靖的肩一手抚摸着他的肚子,低头亲了亲他卷卷的发顶,散发着安抚性的信息素,清新温和的橘子味。尤长靖舒服的眯着眼睛,腿上的疼痛变得有点麻,肚子里的小宝贝安分了许多,只是隔着他的肚皮和爸爸give me five

尤长靖抬头,看着他家的帅男人,头发眼睛,鼻子,嘴,下巴,“你瘦了诶,项目进行的还顺利吗?”

“还要再交涉两次,不过有呆福瑞在,应该没什么问题。”林彦俊的酒窝露的深邃。“你乖乖的,我去换一下衣服。”说着抽出手臂。

尤长靖反手搂住他的脖子,“不要~我和你一起~”软糯的故意撒娇,让林彦俊心里化成一滩水,直接抱起人走向卧室,“真的有在重的……”林彦俊掂了掂逗他,其实尤长靖早就不是那个一吃就胖的体质了,自从怀小贾之后,吃的很少,虽然还算健康,但是即便怀了孩子也没有多重。

“你闭嘴!”被放在床上的尤长靖没有松手,反而咬上林彦俊的唇。

摆好桌子的陆小芙和呆福瑞看着紧关的卧室房门,了然的相视一笑,开始腻腻歪歪的相互喂饭。半个小时之后,才看着林彦俊搂着完全靠在他怀里腿软的尤长靖出来。

————TBC

有关辩论赛都是我瞎写的如果有比较专业的小宝贝不要打我😂😂😂

评论(23)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