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长得俊】我永远是你爸爸5

ABO,全是脑洞,没有真实情况,ooc是我的。

我可能过的是和崽儿们一样的时间😂,欢迎催更的小宝贝,爱你们😌
5

孕期四个月的时候,尤长靖软软的小肚子已经微微的鼓起来了,站着坐着的时候看不出来,平躺的时候能看到一个小小的弧度,那是他们的宝宝长大一点了。

尤长靖靠在床头吃着林彦俊从老远的地方买回来的酸辣粉。

酸辣粉这种东西,真的是上世纪的产物了。林彦俊的宾利停在老街区与大路接壤的路口边,他跟着导航,在里面的一个小街角找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小店,红底白字的牌子上写着大字“川味小吃”下面一行小字“酸辣粉 红油抄手 鸡公煲”牌子下面是呼噜呼噜转着上挂满了黑的发亮的油污的排风向外面排放着油烟。

林彦俊犹豫了好久,想起自家小甜尤一脸期待的咬着嘴唇看自己的样子,才一咬牙决定进去,店里倒是干净,虽然桌子地面天花老旧了些,但看着还算舒服。

“吃点啥子诶?”五十多岁的老板娘热情的招呼过来。

“一份酸辣粉打包,谢谢。”林彦俊站在过道,并不打算坐下。

“好嘞,您先坐,一会就好。”老板娘说着带着口音的普通话,又用方言往厨房里喊了一句,里面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回应了一声。

林彦俊礼貌的点点头并没有坐下,萍水相逢之间,并无过多交谈,林彦俊想着,这样自由,互相依偎的生活,也何尝不是一种生活方式,收起了一闪而过的要投资重修这个小店的打算,人家也有人家的活法。

尤长靖在床上吃东西是不被允许的,可是当尤长靖一副快哭了的表情靠着床头,低着头委委屈屈的声音说“怀小贾的时候根本没法吃东西每天都在输营养液,你又不在……”的时候,林彦俊只能心疼的抱抱他,然后妥协。

林彦俊坐在床边帮尤长靖端着被倒到比他脸还大的瓷碗里的酸辣粉,尤长靖用着家里的木质筷子乐呵呵的挑着吃。

“好吃吗?”林彦俊看他这样子,酒窝也冒出来了。

尤长靖一只手扒着碗,嘴凑在碗边,吸着里面映着红汤色泽的粉,听到林彦俊问他,他抬起眼睛看他,眼神里闪着光,林彦俊心里得到一个暴击。

尤长靖嚼了几下咽下去舔舔嘴唇,“好吃诶,你要吃吗?”

林彦俊也舔舔嘴唇,“可是……我更想吃你怎么办?”

尤长靖的脸快速变红,怎么办,好想亲他诶……“干……干嘛啦,你以前都只会对我讲'有事吗?'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些啦……”

“我有吗?不是一直都会对你讲这些?”林彦俊将碗连带筷子一起放到旁边床头柜上,人已经欺身压过去,轻车熟路的捕捉到尤长靖的唇,轻拢慢捻抹复挑。林彦俊一直觉得琵琶行的这一句一定不是描写弹琴的。林彦俊用自己的唇轻轻拢住尤长靖的双唇,舌尖慢慢捻开唇瓣侵袭着他的口腔,研磨着他的上颚,挑逗着他的舌尖,又再一次深入,缠绵。

柔软的唇瓣分开时,扯出旖旎的银丝,才像是成年人的世界该有的性感与欲望。

“所以说,我们到底是怎样熟悉的啦?”尤长靖问完继续就着林彦俊的手靠着床头吸溜他的酸辣粉。

“大概是从水才棒开始的。”

林彦俊很喜欢那段时光,青春时期最美好的时光都在对方手上,摊开是甜蜜的相伴,握紧是青涩的牵连,总之,逃不过挣不脱。

张老师站在讲台上面带着微笑的看着下面这帮半大的孩子,“同学们,我们即将迎来全市第二十三届辩论大会,学校将派出一支五人队,其中包括高三一人,高二两人,高一两人。”学生之间开始有了小声的议论。

尤长靖才来没多久不知道这是什么,悄悄回头看林彦俊正目视前方的发呆,尤长靖的眼神一下撞进林彦俊的眼睛,有种被抓包的慌张,他迅速坐正。

“有事吗?”又是这句,清冷的声线里,似乎带了一点点感情,林彦俊强调,只有一点点,是冲着尤长靖天天跑操之后给自己一个小面包才有的,而那些小面包都在他书桌堂里与奶糖作伴。

“这个大会……”尤长靖从来没上课说过话,他超小声的说。

“这次大会,与往届不同,你们希望哪里不同呢?”张老师故意卖关子。

“奖金翻倍!”陆小芙第一个喊出来。

“不是哦!”张老师笑的神秘兮兮。

底下猜什么的都有,出国旅游啦,少作业啦,期末无条件全A啦……一个小小的声音却很有辨识度,“海底捞……吗?”是尤长靖。

林彦俊没忍住,轻轻勾起嘴角。

“哎呦?看来我们冷…林彦俊同学知道?”张老师捕捉到了他的笑意。

此时教室内鸦雀无声,林彦俊早就收起笑意,有点不耐烦的站起来,“我怎么会知道,难道会跳级吗?”

张老师笑着示意林彦俊坐下,故意夸张了一下说“诶!还真差不多!冠军的五人将有偶练国立大学新闻系的保送名额,以及入学奖学金,还是每班五个名额希望大家积极报名哦!”

这种比赛,林彦俊是不会有兴趣参加的,会有跟人合作的部分,就免谈。高一的时候,张老师摸不清林彦俊的脉,所以放任了他一年,好不容易又到了辩论大会,这次张老师就是连拖带拽也要给他推上去。林彦俊知道之后转身离开了教师办公室,他回教室的时候看到前座的小孩站在过道里和陆小芙小超人说说笑笑,有点想让他和自己能一起去的冲动。所以从尤长靖身后路过的时候,说了句“报名了吗?”像是半夜口渴在黑暗中摸索着水杯,知道可能在哪,但摸不摸得到就是期待中的事了。

尤长靖是自己报名的,其实就算他不报,张老师也会找他喝茶谈心的,所以张老师很满意这个自觉的孩子,不像某人。某人很满意的在半夜喝到了那口解渴的水。

报名的其他三人中,有一个是班级万年第二名的夏唯涉,他看了一眼报名表,心里不服气,林彦俊那个一年都说不上十个字的家伙辩论总会是手下败将的吧?

学校的内部筛选就是,年级内班级为单位轮流battel,教师打分,分数前五名的进行学年对抗,高一高二前两名,高三第一的为最终参赛人员。

市里辩论大会的题目是OMEGA应不应该被单独分班。这是个具有社会性又与高中大学生息息相关的话题,敏感度也是曾经网上讨论的热门话题,现在有一次被拿出来辩论一番,有可能会成为一场改写陈规的革命。正方是应该被独立,反方是不应该。

林彦俊这种自由的灵魂当然是希望不应该,OMEGA怎样啊,也是人啊,凭什么区别对待?可是抽签的是夏唯涉,处处与林彦俊作对一样,给他们班抽到了正方。林彦俊觉得,ok,一个优秀的辩论员,就是无论正反都有理有据。

“林彦俊……”小孩又在叫他了,他最近对小孩软乎乎的叫他很受用。

“什么事?”他从半天都没翻过一页的书里抬头。

“我觉得……正方……我不ok诶……”尤长靖白嫩嫩的双手扒着林彦俊桌子的边缘,食指抠着桌边,咬着嘴唇,看着他。

林彦俊放下那本看了第三遍的《追筝的人》,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又睁开,炯炯有神的看着尤长靖说“从前有个火柴棒,他走着走着,啪的就把自己点燃了,然后他就觉得,诶自己很帅诶,他就边走边唱,火柴棒~火柴棒~火柴棒~这时候路过一条河,河就一下把他扑灭了,火柴棒就吓到,诶你干嘛?河说,呵,什么火柴棒啊?水,才(chai)棒!”

“鹅鹅鹅鹅~~”尤长靖笑的很有特点,“水才(chai)棒哦!你才棒嘞!鹅鹅鹅鹅~”

林彦俊晃神,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冷笑话有多冷,他能看出来尤长靖不是捧场的笑,而是真的觉得很好笑,笑起来的尤长靖脸会变得红红的,像一颗甜美的苹果。

“很好笑哦?”林彦俊努力隐藏着酒窝。

“当然啦~”尤长靖还在笑着,只不过不发出声音了。“诶?我是想问你辩论的事啦,跟讲笑话有什么关系啦?”尤长靖自己都没发现,带上了平时和小芙他们才有的语气。

“关系大嘞,这个笑话告诉我们,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是男人就没有在怕的,选什么都要坚持下去。你会和我一起去市里比赛的,对吧?”林彦俊微笑着,露出了雪白整齐的牙齿,脸颊上深深的酒窝似乎能盛水。

“林彦俊你好帅哦,酒窝好可爱……”等反应过来自己说什么的时候尤长靖恨不得自己会遁地。

林彦俊趴在桌上,胳膊掩盖着笑颜却传来闷闷的笑声。

“哇!林彦俊竟然也会笑诶???!!!”陆小芙被他们这边的声音吸引过来,竟然看到了世界奇迹,林彦俊的笑!

立马恢复冷彦俊,“陆小芙,说出去你就死定了!”

“封口费了解一下~”陆小芙扬起毫无灵魂的微笑,伸着手。

“啪”的一声,林彦俊一巴掌打到陆小芙的手上,痛的他甩着手赏了林彦俊一个终极白眼。内心巨爽,终于能给林彦俊一个白眼啦!还多亏了可爱的小尤尤~

“你们真是天生八字不合诶……”尤长靖无奈的感叹了一句。

今天的林彦俊似乎和世界熟了很多。

————TBC

大半夜的给自己写饿了,也想吃酸辣粉,可是没有小橘那样的男朋友给买😭😭
PS夏唯涉这个名字有没有很熟?没错,那就是我本人~
这个名字是有来历啦,是我写的第一篇原耽的受的名字,但是那篇原耽石沉大海了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3)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