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长得俊】我永远是你爸爸4

ABO,全是脑洞,没有真实情况,ooc是我的。
甜不甜你们自己看吧,夜晚使我激情创作,爱你们😏

4
尤长靖下课和陆小芙去厕所的时候,林彦俊无意中扫到他的书桌堂里没有一本书,却全是零食,三个亲亲果冻,两个星球杯,四颗旺仔奶糖,一颗好时巧克力,一个达利园小面包……零零散散的堆在里面,林彦俊很想给它们摆放整齐。

他这是在开小卖部吗?林彦俊想,这个人长得那么小但是很能吃啊。

从厕所回来的尤长靖离得很远就看到林彦俊盯着他的书桌里看,尤长靖看一眼,眼神就跑掉了,假装看别的。

陆小芙在跟他讲什么他都没时间反应,想着林彦俊一定看到他的零食了,要不要给他一个什么?里面都有什么来着?果冻?林彦俊看起来不是那种能不顾形象的拽开果冻难撕的塑料皮挤出里面果冻来吃的人内。奶糖?能喜欢吧,甜甜的只要放在嘴里静悄悄的含着就好了,不会影响酷酷的形象诶,不错不错。尤长靖在心里给自己海狮式鼓掌。

“长靖!你有没有在听啦!”陆小芙翻了一个白眼。

“有啦,诶,你不是说这节课要去找隔壁班的呆福瑞吗?怎么没有去?”尤长靖希望能支开陆小芙偷偷的给林彦俊一颗奶糖。至于为什么要偷偷的,尤长靖想,可能是见者有份吧,不是不想给小芙,现在来说只想给林彦俊。

“拜托,我刚才就在说这个啦,呆福瑞去老师办公室了,我下节课再去找他啦。你还是没听到哦,想什么这么认真?”陆小芙翻了一个终极白眼。

“哈哈,没有啦,快上课喽~”尤长靖尴尬的笑笑提醒着小芙那靠墙边很远的座位。

“那下节课我去找呆福瑞喽~”陆小芙的语气中充满兴奋。

“好~”尤长靖乖乖的说,加快脚步回了自己窗边的座位。

林彦俊的视线一下被白色的校服挡住,他知道前面那堆零食的主人回来了,然后书桌上缓缓伸过来一只白嫩嫩的手,快速的放下一个红色包装的奶糖,快速抽走,视线中又是白色校服,仿佛一切不曾发生,凭空出现一颗奶糖一样。

林彦俊收到过一整袋旺仔奶糖,他从来没拆开过,也从来没吃过,他觉得那种东西应该是女孩子或者是分化后的OMEGA才爱吃的。现在的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未来会多么贪恋奶糖那甜甜浓郁的奶香味。所以他也不知道奶糖原来是那么小的一颗,却可以占满整个味蕾。

尤长靖听到身后清冷的一句谢谢吼,觉得林彦俊好像并没有小芙和小超人说的那么恐怖诶。

那颗奶糖被林彦俊放在书桌堂整整齐齐从大到小码好的书上面,很孤独。

下午第二节课课间跑操之后会很累,有的人在喝水,有的人在捶腿……

而尤长靖很饿,拿出仅剩的一个达利园小面包面向窗户,撕开,舔舔嘴唇。

林彦俊喝着水,眼睛没有焦距的看向尤长靖的方向,脑子里盘算着下节数学课老师可能会开始讲双曲线了。

尤长靖撕下一小块面包放进嘴里,表情像是吃到了法式餐厅里顶级大厨做的可丽饼一样的享受。

林彦俊聚焦后看到眼前尤长靖浮夸的样子,不小心被水呛到,咳了一声。

尤长靖被这一声惊得睁大眼睛,缓缓回过头,看到林彦俊正在看他,有些窘迫,拿着面包的小白手轻微颤抖的伸到林彦俊面前,“你饿吗……要吃吗……我不是咬的……”

林彦俊可能是午饭带的饭没吃饱,可能刚刚跑的是外圈,可能尤长靖微张的嘴有些像昨晚预习的双曲线。他伸出了手,拿走了剩下的小面包。

尤长靖不舍又有点开心,以后可以和林彦俊分享他的小面包了诶。小芙和小超人有在嘲笑他爱吃那种干巴巴又没有什么味道只能顶饿的小面包,他有些不开心,但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起争执,所以在心里反驳,小面包明明有在甜的。

林彦俊第一次吃这种独立包装的小面包,外面的一层有点油油的,里面与常吃的全麦面包相比细腻很多,也带着奶味,是不是和这个人有关的都带着奶味?长得这么柔弱会不会是个奶味信息素的OMEGA?这个人好像有点不高兴了,林彦俊咬着面包,说“对不起吼,下课买给你。”

尤长靖摇头,“不用不用,我没有在饿的啦~”展开一个甜甜的笑脸,又偷偷咽着口水。

学校小卖部里常年无人问津的达利园小面包被一抢而空了旁边的盼盼小面包还是一层细灰,因为两天前的下午,校草林彦俊第三次涉足小卖部,躲躲藏藏的买了一袋达利园小面包。

从小卖部回班里的路上,陆小芙和小超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描述完林彦俊第一次涉足小卖部的盛景后,尤长靖眼睛发亮,“林彦俊也太厉害了吧,小卖部老板爱死他了吧,怎么他都没有去呢后来?”

小芙和小超人一起停下脚步对视一眼,沉默了一会,小芙小声说,“后来有两个人打架打的特别凶,据当时在场的同学说是因为要买到最后一个他买过的吃的而大打出手,最后都被学校开除了……”小芙的语气中有些无奈,他没有说出林彦俊的名字,总像是背后说人坏话,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坏话。

“这件事和他本人也没什么关系啦,不过从那之后就……”小超人耸耸肩。

尤长靖心里有点酸酸的,这一次他去小卖部是为了还给自己小面包,虽然他真的只还了一个,但是他会不会想起来以前的事呢,可是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只不过是去小卖部买了自己喜欢的零食,为什么要承受这种心理上的伤害?

上课铃响了,尤长靖悄悄回头,映入眼帘的是“追风筝的人”几个字,他在看书哦。

书被慢慢放平,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有事吗?”

“那……那个……我可以帮你买哦……去小卖部…你爱吃的…”尤长靖脸上有点热,在说什么啦!

林彦俊又在担心他的作文,这节课会不会被当做反面教材念出来?

林彦俊猜对了,尤长靖的作文确实被念了,但是被当做范文。这次的主题是灯,听到张老师念着他的作文,林彦俊有些惊讶,他的语言优美逻辑通顺,是篇记叙文,书写的是个夹杂着温暖和柔软的故事,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于是同学们心里或多或少嫉妒的人,又多出来一个,尤长靖,这个转校生,刚一来就这么威风。

第一个嫉妒的当然就是第二篇被张老师念的作文作者,林彦俊。他的作文总是在要求的边缘试探,让他写和灯有关,他却写到了灯光能够填满屋子的哲学道理,语言凛冽冷静,像是能与千百年前的哲学家对话一般,精彩的想让人拍手叫绝,让张老师又爱又恨。

张老师为代表的老师们总在办公室议论,林彦俊是个奇才,但只关注他自己想关注的,看似按部就班的上课学习,其实根本摸不到他的底。

下课的时候尤长靖笑眯眯的回头,手放在自己椅背上,像只待哺的小奶狗,大眼睛里闪着光“林彦俊你的作文好棒哦!风格那么独特!”

林彦俊从来没有受过别人这样带有感情和表情的夸赞,有些不知道如何回应,应该要道谢的吧?“谢谢,你……也不差啦……”

————TBC
其实我是零食美食博主来着哈哈哈哈哈哈,皮的很开心

评论(16)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