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长得俊】我永远是你爸爸3

ABO,全是脑洞,没有真实情况,ooc是我的。
来啦来啦,甜甜的初遇啦~
3

十六岁的林彦俊,比班级里的同学都小上一岁,只是因为当年父母没有时间管他,又觉得学前班没有什么意义,不如直接上小学,于是懵懂的林彦俊就被送进了偶练第五小学。

豆丁一样的孩子对年龄却格外敏感,我七岁你六岁,就要叫我哥哥或是姐姐,林彦俊当然是不肯的,我是一个自由的灵魂,都是同学,凭什么就要我叫你X哥X姐的?

不肯叫又觉得他们幼稚无聊的林彦俊渐渐的成为了同学们中的异类,老师也很头痛,这个看起来好看又乖巧的小孩就是融入不到集体中,一副和世界不熟的样子,默默的识字,学习,成绩很好却和同学还是基本趋于零交流。到了小学毕业的时候读的书也是比同学多了一倍的书。

时光渐渐拉扯着,林彦俊初中的时候,已经有些不同于其他男生的帅气,通俗的说就是长开一点了,个子也在突飞猛进的长,很快晋升为校草,在这个已经很开放孩子早熟的时代里,才不管年龄问题,学弟学妹学长学姐的情书像是雪花一般的砸向林彦俊。

林彦俊周围的同学即羡慕又不敢去惹这尊大佛,他方圆一米内基本没有人在的。

当然,也有自认为是偶像剧女主的爱慕者主动接近他,毕竟十三四岁的孩子,套路有限,最常用的就是拿着练习册去问数学题。

爱慕者是同班的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我们姑且叫她铃,如果分化应该是个柔弱的OMEGA,接近林彦俊是很需要勇气的,虽然他很帅,但也很冷,他不是想那么冷,而是习惯了,他也尝试着去参与到同学的话题中甚至露露酒窝,但他发现有的同学会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好像在说,天哪,这是林彦俊吗?对,刚才那个不是林彦俊,于是他又变成冷彦俊了。

铃手里的练习册被手心的汗浸的有点潮,平铺在林彦俊面前,“林彦俊,你能帮我讲讲这道题吗?我上课的时候没太听懂诶……”她甜美的笑着。

林彦俊觉得这可能是和世界熟起来的一个机会。

“好哇。”他浅浅的露出酒窝,铃花痴也只能在心里。

自那之后铃下课就来找林彦俊,不管是问题还是什么总会找话来说,林彦俊会讲“你知道什么动物会害怕吗?”铃一脸不解的问“是什么?”林彦俊浅浅的露出酒窝唱起来“海狮会害怕,醒来你不在身边……”,铃只是尴尬的笑一笑,然后继续讲她自己的话题。然而除了铃还是没有人敢和林彦俊说话或是问题。

八卦总是在这群半大的孩子之间传的很快,有人在传,林彦俊和铃在一起了。

铃在只有两个人的天台上表白对于林彦俊来说一点都不突然,接受的也很坦然,他觉得这也是和世界熟一点的一个必经之路。

所以当林彦俊答应做铃的小男友的时候,铃觉得她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世界,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林彦俊和尤长靖一定是上辈子一起拯救了银河系。

林彦俊任由绯闻就这么满天传着他本来也不是什么会解释的人。

他无意中听到过走廊里铃在和不同班的小伙伴讲话,对方在问她真的假的,她一脸骄傲的样子,甩甩头发“当然是真的,你是没看到他那个痴情的眼神哦~”

但是意外的林彦俊并没有感觉到被恋人骄傲的满足感,而是觉得这是拿他当做一种吹嘘的资本吗,能够和他搭上这种关系很了不起对不对?林彦俊觉得自己可能是有些苛刻了,自封处男座的完美主义,较起真来也是有点可怕的。

八卦传的风向渐渐变了,变成了其实是林彦俊倒追铃的,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说都知道是谁。而且铃和林彦俊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林彦俊跟她讲“你知道什么叫笑里藏刀吗?”铃摇着头“不知道啦,快讲。”“哈哈哈哈哈哈刀”她会很嫌弃的撇撇嘴说,“林彦俊,这一点也不好笑诶。”

林彦俊会有点失落“对不起,下回讲个好笑的给你。”铃会一撩头发走开。继续跟别人讲些有趣的事情。林彦俊觉得这大概就是和世界变熟了吧,熟到会有人吐槽他,熟到会立即切断和他的话题,而他没想到这个叫做满不在乎,而且后来他才知道,这不是互相喜欢的人该有的样子。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会有好人,也会有坏人。

就和表白一样,分手也是铃提出来的,还是那个天台,但铃是哭着说的,手里的信上面是血淋淋的图片,红色的字写着“滚离他身边!!!”“他”是谁不言而喻,醒目的刺痛着林彦俊的眼睛和心。

“对不起,我……我很害怕……我可不可以不要喜欢你了……林彦俊……”铃哭的很可怜,再也没有那副骄傲的样子。

林彦俊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还剩一半的纸巾塞给铃,又从她手里抽出可怕的信,轻轻的说“好。”

林彦俊转身走了,背影很酷,但是又出现了方圆一米不得有人的低气压。那一刻和世界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点熟悉感,就像女孩的名字,归零了。

十六岁的林彦俊就读偶练第一高中二年级,有些比较早分化成OMEGA的成立了单独的班级,他们班是还都没分化的学生,林彦俊坐在教室窗边倒数第二排,耳边是陆小芙和小超人兴奋的讨论着说,听说今天新来一个同学诶……

张老师领着新来的学生进来时,林彦俊淡淡的看了一眼,是个跳级的小朋友吧?个子不高,长得小小的很精致,卷卷的头发,毛茸茸的应该很好摸,这是林彦俊的第一印象。

转校生开口是软软的不怎么熟练还带点混杂的闽南口音的中文“大家好,我叫尤长靖,来自马来西亚……”

自认为和世界不熟的林彦俊又怎么会去在意一个外国友人?他很自然的扭头看向窗外,看着树上的鸟妈妈在喂小鸟宝宝。这是春天的气息。

“林彦俊!”张老师难得很大声的叫他名字他才从窗外回神。

“到!”站起来一米八几的大男生再也不会有人强迫他叫哥哥姐姐,他依旧爱自己看书,和同学基本零交流。

“尤长靖,你坐到林彦俊前面那张空桌。”张老师指了指林彦俊的方向。

“谢谢张老师。”规规矩矩的道谢都带着乖巧和甜糯。

林彦俊觉得没自己什么事了,直接坐下。

尤长靖走近了看林彦俊的时候不由的悄悄吸了口气,他发誓绝对是他见过的人里最好看的一个了。

“你好,我叫尤长靖……”尤长靖的笑容很甜,回过头来的林彦俊愣了一下,“哦,林彦俊。”又看向窗外。

尤长靖很乖,收拾好东西认真的上课,下课的时候,尤长靖回头,林彦俊还在看着窗外,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窗外的树随风飘荡,有点阴天,似乎是要下雨了。“请问……你在看什么……”

“嗨~你好呀,你是叫有,长,进,吗?哪几个字啊?”陆小芙和小超人跑过来表达着对外国来的新同学无限的好奇。

“是这样啦~”尤长靖笑着给他们写自己的名字。

林彦俊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围过来,甚至碰到了他的桌子,又闪到一边。他想果然爱笑的小朋友比较惹人喜欢,似乎自己不回答他刚才的问题也没什么关系,他会忘掉的。

上课铃响的时候尤长靖身边围着的一群人全都秒速散去。

尤长靖悄悄回头,小声又问了一次“请问……你在看什么?”

林彦俊回头看他的侧脸,轻轻的回答“春天。”他觉得这个回答很完美充满了诗意,满眼尽是春天,喂食的麻雀一家,飘摇的树,慢卷的风,以及未落的雨。他还觉得,眼前这个小小的卷卷的人不会懂。

尤长靖却对他展开了一个温柔的笑“被你这样一讲,好像能够看得到春天诶,你真的有在厉害的诶!”

林彦俊在想,这节语文课,眼前这个人要写的作文会不会满篇这种奇怪的语法?

————TBC
注:张老师是张PD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6)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