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涉

这个人很懒,留下的就这些甜文,自己看

【小柚生贺】【长得俊】Return

尤长靖生日快乐!

小柚生日快乐!

甜心生日快乐!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现实向,ooc,🈚真实,请勿上升,一发完,3k+,甜的很,爱你们❤

01

林彦俊是个浪漫的人,他当然看到过粉丝有在说他木头大猪蹄子之类的,但他本人确确实实继承了父亲浪漫温柔体贴的优良基因和宠妻手段。

这一点尤长靖也清楚的很。520没表示是因为要过521,他生气回大马,只不过广播cue林彦俊一句,回来后的直播林彦俊就疯狂cue他,他明明没有行程却被林彦俊骗去台湾,其实是去见了父母……那些温柔浪漫的秘密在公开的场合展现的不过万分之一。

可是尤长靖生日之前也确实一周没有见到林彦俊了,而且,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也无法和他共同度过生日这天了,不知道浪漫的林先生会有什么样的表示呢?

想到这,尤长靖叹了口气,如果不走娱乐圈这条路呢,他或许能和林彦俊在社会中各司其职,早上一起起床,晚上在自己的爱巢中谈天说地缠绵温存,有时候会各忙各的,不理对方,也会吵架绊嘴,最后都会和好,如此慢慢变老。

很平淡,但至少很自由。

可是,那就遇不到林彦俊了吧?尤长靖摇摇头,还是算了,现在很好,外界压力越大,他们越相爱。

“小尤!在哪里!到你了!”助理姐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假想。

“在这!”尤长靖从化妆间的衣服堆里出去,打开门正是助理姐姐焦急的找他,拉着他就走,边走边念叨“我知道你不紧张,也别想些有的没的,表演好你自己的就好了,不光你的迷妹,某些人可还看着呢!”

尤长靖知道助理姐姐说的是谁,展开笑颜,“知道了啦,不要担心我哦~”

助理姐姐瞟他一眼,点点头,“好啦,快上台吧,这是最后一遍,结束后还有其他事情。”

尤长靖楞了一下,之前商量的这明明是倒数第二遍,而且,结束之后也没有其他行程了啊,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没等他问出口,歌曲前奏已经开始,他被伴舞老师们簇拥着上了台。

02

排练顺利的结束,策划老师和尤长靖对了几个重点流程后,就宣布结束了。

他看看手机,没有任何消息,朋友的生日祝福在白天已经接受到了,可是最想收到的那个,却迟迟没来。

时间才到十点半,相比前几天的策划排练到凌晨甚至通宵除了辛苦之外,还有对之前林彦俊准备生日会那段时间早出晚归切身体会之后的心疼。

好想回到那时候再抱抱小橘,即便当时也抽空会亲亲抱抱鼓励着他,想起他委屈扁嘴的样子,尤长靖露出在陆小芙小超人他们看来充满了酸腐味的甜蜜微笑。

自从开始排练,他就一直回到香蕉宿舍去住,他一心都在准备生日会上,刻意回避外界的事情,林彦俊很了解他,能通讯上时除了一些鼓励和生活上的事,关键问题,只字不提。

可他心里明白,那种外界的猜忌压抑与自己的无能为力,已经腥风血雨,他只能做到最极致,让他第一个公开的生日会相对完美,毕竟假的也是处女座嘛!

跟着香蕉的保姆车回了公司,他看时间还早本来打算慢慢悠悠的洗个澡。

林彦俊的影响力真的很强大,天天给他洗脑,洗澡不光是清洁身体,更重要的是洗涤灵魂,在审视自己,在去除尘世的焦躁,回归本我。

在这个时候尤长靖总是会翻着白眼说,“你不去传销真是可惜了,不愧是台南蛊王。”

林彦俊会说,“哦?谁02年的吼?百科都认可了?”

林彦俊的脸上会出现尤长靖的手掌,不会有印。

虽然每次都吐槽林彦俊,但尤长靖的洗澡时长真的有在增长的,成倍的长。

他本来想的挺好,洗完澡再美美的睡一觉,弥补一下这些天的睡眠不足,毕竟02年的未成年还要长身体。

可还没等他想完,助理姐姐直接将他塞到寝室的浴室里,严肃的对他说,“发挥你原来五分钟的洗澡战士精神,换上我放在床上的衣服,十分钟之后我进来,你要是没出来我就进去拽你喽!”

“嘭”的一声房门被助理姐姐关上了,尤长靖满头的问号,“这是做啥?”尤长靖还是拿着东西进了浴室,边走边说,“哎呀,都怪林彦俊最近迷恋东北话,带的我也会了啦!不过,下回见到老毕可以无障碍交流了哈哈!”

03

尤长靖非常想控诉一下助理姐姐今天的暴力行为,他刚穿好床上那件正式的过分的深蓝色小西装,就被姐姐用眼罩蒙住眼睛拽出公司,塞进保姆车里,兼带着嫌弃的语气说,“你先睡一会儿,到了叫醒你!”

What?这和绑架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没绑住手脚封住嘴巴是吗?

“要干嘛去?”陷入黑暗中的尤长靖坐好乖乖的问,要不是都是认识的人,可能真的要偷偷报警了……

“不要问啦,到了你就知道了!”助理姐姐无奈的说。

车子晃晃悠悠的左拐右拐,尤长靖在黑暗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似乎做了梦,梦到林彦俊不理他,长腿大步的往前走,怎么叫都叫不住,他追不上,只能看着他慢慢走远的背影。

“小尤,小尤,醒醒啦,我们到喽~”助理姐姐明显的心情有好转。

尤长靖醒过来,还是在一片黑暗中,心情失落的很,那个梦太真实了,他怕有一天,他和林彦俊真的背道而驰,只能看着他渐渐淡去的背影。

“姐姐,我醒了……”尤长靖刚醒,声音有点沙哑,听上去委委屈屈的。

“好,我扶你下来哦。”助理姐姐扶着尤长靖下了车。

微风吹过来,尤长靖闻到了海的味道,耳边是翻涌的海浪声,低沉婉转的丝丝缕缕的抚慰着尤长靖不安的心。

“你就这样带他来的哦!”听到这个声音尤长靖更安心了。

“林彦俊!”尤长靖惊喜的叫他。

“不是你让我用霸道总裁一点的方式吗?”助理姐姐对着林彦俊耸耸肩说。

“好吧,我的错。”

林彦俊低头摸摸尤长靖的脸颊,被秋天的海风吹的微凉。

助理姐姐收到林彦俊的眼神示意悄悄的走了。

林彦俊慢慢揭开盖住尤长靖那藏着星辰大海的双眸的眼罩。

“对不起吼,尤长靖,让你害怕了。”

尤长靖不适应光的侵袭,眯着眼睛,缓了一会才看清林彦俊,“林彦俊……”

林彦俊微笑的看着他,小酒窝一如既往的可爱。

尤长靖抬手戳戳他的小酒窝,“不是说回不来吗?”

林彦俊握住他捣乱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柔嫩的手心,“你生日,我会缺席吗?”

林彦俊一步步走到尤长靖的身边,十指相扣,被他遮住的光晕展现到尤长靖面前。

黄色的沙滩上,嫩黄色的地灯映着白色的地毯一直铺到海边,白色织纱缠绕着拱形的架子,没有繁花锦簇,没有华丽繁复,但是简单的令人心动。

“你亲手做的吗?”尤长靖看向林彦俊,仔细看,他果然穿的黑色的西服。

“嗯……是,很粗糙是吧,我也不满意来着……”林彦俊急着解释,他第一次做这种事,想的很好,结果却是不尽人意。

“很好看内!”尤长靖看着远处的海浪,心里宁静,“林先生精心准备的,怎么会粗糙?都是你的爱意内!”尤长靖回头看向林彦俊,四目相对,温柔眷恋。

林彦俊深吸一口气,握了握尤长靖的手,“要和我一起走吗?”

尤长靖点头,“好。”

他们一步一步的走,像是走过了春夏秋冬,走过了大河山川,漂洋过海停留在这片广袤的地方,一不留神就是一辈子。

他们走到大海的边缘,浪花就在脚边翻涌,看着夜色中的大海,神秘而深邃,“几点了?”海风将林彦俊的声音吹入尤长靖的耳。

“我不知道诶,不过……我猜……快零点了!”尤长靖笑眯眯隐藏着眼中的湿润。

“咻——啪”远处传来声响,在天空炸开绚烂的烟花。

又一颗烟花飞上天,炸开之后竟然出现了字!

漆黑的夜幕下,水蓝色的“尤长靖”三个字,在空中停留了数秒,最终落回尘埃,又炸开几个字,水粉色的“生日快乐”,凋落之后,炸开纯白色的“我爱你”

林彦俊骨子里就是浪漫的人。

尤长靖一直深信不疑。

一场烟花短暂璀璨,可他们的爱可是永恒的。

“好看吗?”林彦俊问。

“好看!”尤长靖眼中闪烁着泪光。

“那……下一次去台湾,要不要领证?”林彦俊问完有些紧张,不是怕尤长靖不同意,而是怕他同意后,自己会兴奋的不能自已。

“要!”尤长靖泪花晶莹滑过脸颊。

果然梦都是反的,林彦俊才不会和他背道而驰呢,只能越走越近,近到……负距离。

04

远处传来一阵欢呼声,竟然是陆小芙他们,跑过来,到他们身边,拧开了手中的礼炮,色彩缤纷的纸条散了拥吻的两个人满身。

陆小芙清清嗓子,举着拳头当话筒,“我宣布,新郎新娘礼成!送入洞房!”

小超人一如既往的负责模拟很多人的欢呼声。NPC没有行程的几个队友和香蕉的几个兄弟都在。

“唉唉唉,不对啊,还没交换戒指呢!”范丞丞蹿到前排,贾斯汀一手捂脸一手拉住脱缰的范丞丞。

林彦俊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的丝绒盒子,打开后,里面立着两枚纯银男款对戒,取出他左侧的一枚,拉着尤长靖的左手,戴到无名指上,刚刚好。

“你什么时候……”尤长靖右手轻掩着嘴,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

“一个月前就准备好了,本来想我生日的时候向你求婚,没想到……你的礼物我很喜欢,那么这就作为我的回礼。”林彦俊看着他的小甜心泛红的脸和泪光闪闪的大眼睛,真是放在心里疼一辈子都不够,“喜欢吗?”

尤长靖忍着不哭,这么多人好丢脸啊,他拿起另一枚戒指,牢牢的套在林彦俊的左手无名指上,点头说,“喜欢。”

“那,可说好哦,私人行程和见到我的时候必须要戴!”林彦俊完全没有结婚的觉悟依旧是个幼稚鬼。

“占有欲也太强了吧?”来自小超人的吐槽。

“才没有!我也一样!”林彦俊反驳他。

“好好好,我答应你。”甜心的笑,就是能治愈一切。

05

919微博热搜除了有#尤长靖 生日会#,还有一条,#上海海边尤长靖应援烟花#

点进去就看到了,拍的很模糊的烟花照片,三张照片,分别写着,“尤长靖”“生日快乐”“我爱你”,疑似唯粉零点烟花应援表白。

连夜赶回拍摄地的林彦俊早晨用小号刷着微博,竟然看到cp超话说,林那个俊学着点。

林彦俊一头问号,无知少女们,这都是林那个俊本人搞的好不好?

06

尤长靖收到了24年来最难忘的一份礼物,他相信未来还会有无数个难忘的礼物。

————END

祝甜心生日快乐!!!

评论(12)

热度(229)